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当前位置:

枭雄彭小峰:从江西首富到通缉犯 他结束了一个光伏时代

光伏系统工程  来源:投资界  作者:梁钟荣  2018/8/20 11:14:35  我要投稿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彭小峰的一生,可以说中国光伏行业发展的缩影,也是中国民企国际化征程的一部“教科书”。

彭小峰的微信朋友圈已经许久没有更新了,其长期显示是“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状态,头像已从个人照改成大笑的弥勒佛照片,而其微博最后一次发布的时间点也定格在2015年12月10日。

2018年8月,江苏绿能宝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能宝”)涉嫌不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有了最新进展:绿能宝何某等三人已移送苏州产业园区检察院检查起诉,彭小峰经园区检察院核准拘系,苏州公安局已向公安部申请公布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

苏州是彭小峰事业的起点,也有可能是最后的终场。

21年前彭小峰在这里创立了柳新实业,并将其发展成亚洲最大的劳保产品生产企业;2005年,携带第一桶金的他从苏州出发进军江西新余,成立赛维LDK,后者迅速成为世界最大的太阳能硅片企业,并成就了他中国新能源首富的最大光环;2014年后,赛维陨落,彭小峰回到苏州,先后创立非凡定美社和绿能宝,但再次折戟,人生三起三落。

多位知情人士向作者证实,如今彭小峰已避走美国,多数时间在加州。但在其身后,留下的是国内数千愤怒的投资人和讨债的员工,以及超过6亿元的债务等待清理。

“他现在想进军区块链,先且不论人品,但三次创业失败后的处理方式确实不妥。”一位能源行业高管对作者说。提起彭小峰,这位与其有过多次交集的高管仍有言语不尽之意。

很难用确切的词语来形容彭小峰这个人物。他不抽烟、不喝酒,没有绯闻,忠于妻子、爱护家庭,性格温和、善待员工,喜欢学习、意志坚定、目光长远,像一头昂扬的狮子时刻准备去一线冲锋,是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标兵,也是中国光伏行业的领军者;但同时他好赌,追求规模和速度,缺乏契约精神,是规则的破坏者。

彭小峰的一生,可以说中国光伏行业发展的缩影,也是中国民企国际化征程的一部“教科书”。

作为中国少有的、与西欧及美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的高科技领域,依靠着施正荣、赵建华、王爱华、张凤鸣、戴熙明等海归专家,朱共山、苗连生等本土人才,与低廉劳动力的结合,加上厚积的民间资本激进涌入,中国光伏产业在过去16年中从一块小砖头堆垒成长为世界仰视的摩天大厦,并最终成就全球光伏平价上网时代的到来。

而今,随着彭小峰远走美国,与其处在同一时间点的企业家均有了不同的命运:杨怀进被刑拘,施正荣从尚德黯然退场,苗连生的英利深陷债务泥潭,靳保芳的晶澳太阳能、瞿晓铧的阿特斯太阳能、高纪凡的天合光能、李仙寿的昱辉阳光等相继宣布私有化从美股退市……

一个时代结束了。

赛维的彭小峰速度

2018年1月,禾禾能源以18亿人民币的价格接盘了赛维LDK,甘胜泉成为这家曾经是中国500强企业的新主人。

而在4年之前,这还是彭小峰的帝国。

2005年9月,在江西新余高新区一片荒芜的土地上,彭小峰站在刚刚竖起框架的厂房前,面对几十名员工发表了他的创业宣言。他说要在5年之内做到1GW——成为全球最大的硅片企业,并承诺要给每个员工期权激励。当时在场的人都觉得他疯了。

在此数月之前,因为一次交通事故,彭与时任江西省新余市市长的汪德和相识,在与后者深谈30分钟后,彭小峰最终下定决心将光伏项目选址地从苏州迁至新余。

彼时,汪德和用新余市财政作为担保,从江西信托、江西省财政厅和新余城市经营节余中共拿出2亿资金给彭小峰。2004年,新余财政总收入也不过18亿元。“一旦光伏产业的投入血本无归,我的政治生涯也就此结束了。”5年后汪德和仍对此唏嘘不已。

8个月后,一个现代化工厂迅速崛起,2006年4月赛维LDK正式投产,10月份产能达到200兆瓦,当年完成销售收入9.5亿元,震憾全球光伏业界。2011年,赛维LDK仅纳税就超过11亿元,一举成为江西新余最大的公司。彭小峰在公司内部会议上强调,“要讲求速度与质量并行,赛维要做第一,不做第二。”

2010年,赛维LDK员工扩张到近2万人,其中有200多人是来自德国、意大利、日本、韩国的工程师。当年为员工修建的宿舍楼成为了厂区的中心,数千亩的丘陵被夷为平地。站在赛维办公楼的六层,目光所至之处的丘陵也会被炸掉来修建新的厂房。

赛维LDK前任总工程师、意大利人PietroRossetto为这种炫目的中国速度而震惊,在60年前的意大利亦有这样的场景,但没有达到彼时赛维的水平,而且他从来没有见过人们会如此努力的工作,工作如此长时间。

这与彭小峰的性格高度相关,也是最受争议的一点——他对规模和速度有着宗教般的信仰。

1997年,22岁的彭小峰在苏州创立了苏州柳新实业,7年之后员工扩充到近万人,出口额超过10亿元,摘帽亚洲最大的劳保产品生产企业。30岁创立赛维,2007年产能超过500兆瓦,2008年这个数字为500兆瓦,2010年为2600兆瓦——4年成长13倍,成为世界最大太阳能硅片企业。

在员工的眼中,江西安福出生的彭小峰是充满热血的勤奋斗士,他不是在与上下游供应商谈判,就是随时奔赴在谈成下一笔生意的路上:他可以拿着站台票铺一张报纸就睡在火车的过道上,就是为了远行千里去谈成一单生意;在赛维时,他的办公室大门随时敞开,一旦谁有事都可以迅速沟通,为了谈定下一个客户,他甚至只需要五分钟时间吃完饭。

2004-2007年是中国光伏行业的第一个黄金时期。彼时欧洲清洁能源需求井喷,多晶硅、硅片、电池、组件等光伏全产业链产品供不应求,刺激中国光伏产业崛起,无数被压抑的中国民间资本集体涌入,产品还没出厂门口就堆满了时刻准备开往港口的货车。

2002年从澳洲归国的施正荣,在无锡市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尚德新能源,开启了中国光伏国际化的开端。2005年12月14日,尚德成为第一家在纽交所成功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施正荣问鼎中国新能源首富,此时距离其回家创业仅有4年之遥。

尚德之后,苗连生的英利、高纪凡的天合光能、瞿晓铧的阿特斯、李仙德的晶科能源等纷纷在美股上市,纽交所和纳斯达克迅速批量制造出一批批中国光伏富豪,整个美国资本市场均对中国新能源新贵侧目以待。

2007年6月赛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成为中国企业历史上在美国单一发行最大的一次IPO,彭小峰以超过400亿的身家成为新一任中国新能源首富。他在新能源首富位置上的前任施正荣,和他一样也属兔,他说属兔的人都很敏感、敏锐和温和。

2007年是彭小峰最风光的时刻。他说:“如果是在美国,赛维会被看作是谷歌、雅虎或戴尔这样的企业。事实上,赛维每年的成长速度高达300%,早已超越早期的英特尔、谷歌。”

走不出的行业寒冬和资金黑洞

2010年5月,距离赛维江西新余总部数公里外的马洪镇,彭小峰从他老旧的奔驰S600上走了下来,走进了这个极具现代感的工业帝国,这是其1.5万吨多晶硅原料基地的所在。

在路上,他用脚尖小心地把散落到路中间的消防石子一颗一颗踢回路边,防止影响人或车辆的通行,无数根粗细不一的银色管道在他头顶上方编织盘旋,巨大的圆形气罐发出沉闷的隆隆声,这是液体和气体在混合的刹那间发出的声音。

马洪硅料厂从2007年底开始建设,为此彭小峰筹集了120亿元资金,聘请了世界500强的工程承建商美国Fluor公司,采用了全球最先进的技术工艺,目的是成为地球上最大的多晶硅工厂。

这让当时世界最大的多晶硅企业德国瓦克、中国最大的多晶硅企业江苏中能硅业均如临大敌。瓦克2007年产能仅有1万吨,中能硅业当时的产能是3000吨——但随后朱共山迅速上了三期15000吨项目,中能硅业终于在2011年以1.8万吨产能成为世界最大多晶硅企业。

2007年,硅料价格从2005年的40美元/公斤飙升至300美元/公斤,尚德、天合光通能、昱辉都选择跟进多晶硅项目,但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价格大跌90%,施正荣和高纪凡却断腕求生,只有彭小峰、苗连生选择了继续。

但当时彭和苗没有想到,多晶硅项目成为两家企业最大的资金黑洞,赛维和英利一度濒临资金链断裂边缘。那一年,英利还豪掷10亿赞助了足球世界杯,成为第一家赞助世界杯的中国企业,苗连生说“要让所有欧洲人学会拼写yingli”。

直至今日,对于赛维多晶硅的成败,众口不一,有人说是生不逢时,亦有人认为是彭小峰过于求快。最开始时,彭要求将同等国外36个月的工期工程浓缩至12个月完成。但Fluor公司控制系统工程师WardMillerr承认,即使他们已是全球最富化工经验的公司,也低估了这个项目的难度,仅调试他们就花去了近8个月的时间。最终的投产时间比彭最初估计的晚了1年,直至2009年9月才开始有第一炉多晶硅生产出来。

在资本市场,延期让分析师们调低了评级,赛维股价一度重幅下挫。倔强的彭小峰不认为时间表有问题,他宁愿承认,是因为当时赛维资金紧张,没能买到关键设备。他同时不喜欢华尔街的分析师们,他说,“分析师从来没有看对过一家伟大的公司”,“他们总是在悲观时让你更悲观,乐观时让你更乐观。我需要的只是时间来证明。”

他也在尝试节约多晶硅建厂的成本,力推国产化进程,譬如A股上市公司奥克股份、晶盛机电、新大新材,甚至是冯焕培的京运通都是其中受益者。

2007-2008年间,京运通的许多技术人员吃住均在赛维LDK,而赛维LDK也将采购自世界两大多晶硅铸锭炉之一的GTAT(GTAdvancedTechnologiesInc.)的数台铸锭炉设备调拨给京运通研究试用。在京运通的产品出来之后,赛维亦率先试用,并在使用过程中不停改进,提供最多的技术力量——赛维当时的CEO佟兴雪和CTO万跃鹏均在GT工作过。

2011年京运通上市,赛维将双方合作的所有专利送予京运通,而京运通则报以价值过千万的400万股权赠送,两方蜜月一时无两。但随后光伏业集体陷入寒冬,赛维进入债务危局,曾经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重新成为生意桌前的谈判者,最终法庭兵戎相见。

2011年其实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年份,因为这是中国光伏发展的另外一个分水岭。

当年10月19日,美国SolarWorld公司联合其他6家生产商,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和美国商务部提出申请,要求对中国出口的太阳能电池(板)进行“双反”(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共涉及75家中国企业。

先是美国,后是欧洲,继之是印度,中国光伏四面受敌,而欧美彼时占据全球光伏市场的九成以上。

这可以理解。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世界各国光伏企业按兵不动,但在这光伏行业有史以来最冷的冬天,包括保利协鑫、尚德、晶澳在内的中国光伏企业仍在扩产,大唐等更多的央企也步入局中:2010年,尚德电池出货量位居世界第一,赛维硅片出货量世界第一;2011年,保利协鑫多晶硅以6.5万吨的多晶硅产能高居世界第一;组件领域,世界5大厂全部集中在中国。全球太阳能厂纷纷阵亡。

2010年,赛维还斥巨资25亿元,在合肥建了建设1吉瓦的多晶硅电池和500兆瓦组件项目,这是迄今全球最大的一次性开工建设的光伏项目——同行一般以百兆瓦为单位扩产。

光伏企业的发展已颠覆了过去全球对中国成本优势的认知,在技术纵使落后一步的前提下,中国民间丰厚的资本迅速跟上,弥补技术裂缝,从而造就强大竞争力。

步入2012年,却已是中国光伏行业最寒冷的冬天。尚德是最先倒下的巨头。彼时其负债35.82亿美元,华尔街投资机构MaximGroup对它的目标价评为0美元。无锡市政府向施正荣表示愿意注资拯救尚德,但条件是要用施正荣的个人资产做担保,施拒绝了,最后尚德只有走破产重组一途,施正荣正式走下“新能源教父”神坛。

2011年10月,赛维马洪和下村的多晶硅基地正式建成,总产能达1.8万吨,但高额的建设成本已让其产品在市场上没有优势,同时合肥项目则成为了吞噬赛维现金流的第二个黑洞。

2012年4月8日,赛维硅片事业部开始第一批裁员,风声鹤唳的供应商也开始围堵大门;2012年底,赛维的负债已经超过200亿元,负债率突破100%。经历多轮战略投资者进入重组后,2016年赛维被江西新余中级法院裁定破产重组,强制执行。

“业界对我们有很多看空,但我不这么看,因为我们现在品牌、产品和优秀的产业链都给做起来了。”2011年5月在上海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怕热的彭小峰额头上汗如雨下,但仍耐心对作者解释,赛维会走过去,并且活得很好。

但赛维没有走出这个冬天。彭小峰于2012年逐渐淡出赛维,新余国资委进驻接管,据说是因为在债务危机时表现令投资人失望:在地方政府为赛维债务问题召集相关部门、银行等债权方的沟通交流会上,彭小峰在现场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2014年8月底彭小峰黯然辞去了董事长一职,仅留下“高级顾问”一职,附带着9亿多元的债务清偿责任,随后也就有了非凡定美社和绿能宝的故事。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彭澎:2019可再生能源政策变化趋势及市场展望

彭澎:2019可再生能源政策变化趋势及市场展望

未来分布式至少占有一半以上的新增市场。从种种的变化来看,对于2019年的市场非常乐观,预测光伏每年是40GW,这个结构不会变化。中国新能源电力投资联盟秘书长彭澎在第八届加强应用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新能源创新发展论坛上发表了重要讲话。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对大会进行全程直播,如需北极星太阳能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关闭

关闭

本周热门关键词:

Email订阅最新光伏资讯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