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当前位置:

江山能否保住“江山”?

光伏系统工程  来源:能见Eknower  作者:饱饱  2020/11/5 9:03:12  我要投稿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自1970年在香港上市以来,江山控股久经风雨。

(来源:微信公众号“能见Eknower”ID:Eknower 作者:饱饱)

如今,时隔半个世纪,在中国光伏市场,这家中国境内最大的私人清洁能源巨头正在断臂求生。

近期,江山控股频繁抛售电站资产的消息开始扩散。截止今年年中,该公司已经出售十个附属公司太阳能发电厂,装机容量总和为350MW。

该消息折射出这家老牌企业正面临的窘境。近年来,中国不少光伏企业都面临着巨大的偿债压力,部分老牌巨头都发生了债务逾期,甚至部分企业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面临着控制权转让、退市、破产重组等命运。

在此背景下,不少企业选择“卖身”续命。

在光伏企业阵营中,江山控股是拥有多年历史沉淀的企业:1955年,第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通过了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江山控股也在时运下诞生。

2014年初,江山控股开始战略调整和业务转型,以太阳能为主的清洁能源作为新的投资领域和战略重点。

不过,电站业务让这家能源巨头的转型之路更为疯狂,也为其日后的发展埋下了隐患。

“断臂求生”

10月22日,江山控股发布公告,江山永泰及济南天冠拟总代价约为人民币1.002亿元向买方北京联合荣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出售项目公司在中国合共持有4个光伏项目全部股权,总代价约为人民币1.002亿元。

出售事项完成后,威县天海光伏发电有限公司、平山县天汇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山东新泰楼德佳阳光伏发电有限公司及德州市陵城区乾超兄弟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将不再为江山控股的附属公司。

江山控股是一家在香港主板上市的投资集团。1970年,江山控股在香港上市,当时主要从事仿真植物制造及销售、物业投资、证券投资等业务。

令人未曾预料到的是,多年以后,这家“年过半百”的企业却因为光伏战略转型而陷入了发展泥潭。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江山控股的营收为20.80亿,归母净利润-6.99亿,资产负债率70.58%。2018年及2019年,江山控股的贷款及借款总额分别高达116.17亿元及96.7亿元。

同时,在资本市场上,江山控股在2018年相继失去港股通标的资格和MSCI资格,股价在近期不断探新低。

事实上,这并非江山控股首轮“自救”。

早在半年前,江山控股曾发布公告称,全资附属公司将向国投电力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0886.SH)出售旗下一项目公司的全部股权及股东贷款利益,总代价约4.46亿元。

据统计,2019年,江山控股连续转让五次电站,共计490MW,接手方均为国企。其中超过 一半卖给中核集团,40%出让给国投电力,小部分卖给了中广核。总对价为10.51亿元。

总体来看,除了卖给新华水利的内蒙古霍林郭勒30MW电站有0.2亿元的转让收益外,其余四笔交易全部亏损 ,总亏损额约3.5亿元。

在不断出售光伏发电厂业务之下,江山控股的光伏发电量大幅下滑。

今年2月13日,江山控股曾公布,根据集团现有的初步营运统计数据,2020年1月,集团太阳能发电站总发电量约为121,316兆瓦时,去年同期同站发电量约为124,189兆瓦时,呈现下滑趋势。

实际上,这种情况自去年便开始显现。2019年江山控股太阳能总发电量约219.54万兆瓦时,2018年约为219.01万兆瓦时,升约0.25%,上升乏力,截至去年12月31日,总装机量1629.3兆瓦,按年跌6.25%和8.94%。

除此之外,江山控股还曾受到市场和监管者的疑虑和指责。今年5月14日,一纸关于该集团七名现任及前董事的公告将江山控股推至风口浪尖。

公告指,港交所上市委员会谴责该公司未能就贷款及垫款遵守公告、通函及股东批准规定,违反《上市规则》13.13、13.15等多条规定,未有按《上市规则》在规定时限内寄发或刊发财务报告。港交所同时谴责该公司前执行董事刘文平及张凯南。

刘文平曾任江山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及副总裁,自2014年底被委任为董事会主席,2017年辞任。在江山控股被媒体称为“最牛光伏上市公司”的阶段,刘文平时常出现在聚光灯下。

在2015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刘文平曾放出豪言:“如国家每年20GW的步伐,我们也会差不多每年达到1.2GW。未来五年,到2019年,我们会总共达到6GW,成为国内较有优势的新能源应用领域全业务解决方案提供商,实现从百亿向千亿市值跨越。”

但是,相比于幕前闪耀的壮志雄心,江山控股实际却早已星光黯淡。当前,江山控股电力销售业务营收大幅减少,截止2020年6月30日,集团上半年电力销售收入为7.35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9.08亿元同比下滑19.1%。

而本次密集出让电站项目的交易结束后,江山控股的业务重心将调整,这或许意味着,江山控股将由光伏发电厂的主营业务向轻资产方向转变。

微信图片_20201105090208.jpg

制图 /饱饱

瘦身转型

尽管江山控股的光伏业务遭遇“滑铁卢”,但在整个光伏行业,不少企业的战略根基也正悄然发生动摇。

江山控股被称为涵盖清洁能源、绿色金融、资产管理业务领域的综合投资集团。

目前,江山控股以清洁能源业务为基础,涵盖银行、融资租赁、互联网小额贷款、私募基金、商业保理、资产管理等多个业务板块。

官网显示,江山控股太阳能电站项目覆盖全国。截至2018年12月底,电站并网装机规模已达到1789.3兆瓦。

该公司大力布局光伏行业可以追溯至六年前。彼时,光伏发电企业步履维艰,新装机量非常少,股价也一直下跌。

但江山控股的起步比较好,手握二十多亿现金开始大举收购电站。在江山控股风头正盛时,刘文平得意道:“对我们来讲,新批的量越多,我们能够拿到的项目就越多。”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新能源补贴拖欠严重以及“531”新政的冲击,手握电站并未增加江山控股的底气,反而让其褪去了光环。

过去几年间,江山控股的业绩一直起伏不定。其中,2019年因各项商誉减值及应收款居高不下的原因,产生6.99亿元的大幅亏损。

不过,江山控股很早便开始业务重心转移,试图找寻新的出路。

2016年5月,江山控股通过附属公司江山永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收购掌钱54%的股份,扎根互联网金融。

根据江山控股的长期规划,它希望借助这个平台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并通过为光伏产业上、下游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做强公司核心光伏发电业务。

然而,在布局两年以后,由于 “5.31”新政的冲击,江山控股的金融业务压力巨大,迫使江山控股选择进军了国内天然气业务。

但是,江山控股的天然气业务未能助其摆脱困境。尽管在业务刚开展的前两年分别录得1.32亿元及3.26亿元的营收。不过,该业务在过去两年未能给江山控股带来盈利,分别亏损28.3万元及209.4万元。

除了光伏和市场上的溃败,江山控股的根基,正风雨飘摇。为偿还巨额债务,江山控股不得不加速抛售电站资产。

它发力光伏行业的几年,光伏电站民营市场正在没落。

今年年初,财政部、发改委、能源局共同发布《关于促进非水可 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指出国家将不再发布可再生能 源电价附加目录,改为补贴清单制。这意味着可再生能源补贴的发放普遍被延长至 3-4 年甚至更长。

随着补贴资金严重短缺,光伏电站运营的核心不再是民营企业,而是国企央企。大量民营企业开始甩卖资产,在下游领域销声匿迹。

这其中,同样为光伏电站所累的顺风清洁能源在 2019 年下半年进行了一项大规模的电站转让,共 490MW,为了解决沉重的债务负担,这场交易折价严重,出让价格仅6.41 亿元。

拥有“国内民营企业持有规模数量最大光伏电站”的协鑫新能源也在逐渐撕掉这一标签。在补贴退坡的严峻形势中,协鑫又包揽了“转让规模最大的民营上市公司”这一称号,公司电站交易规模达1.55GW,买方均为国有企业。

从趋势来看,光伏电站的业主方逐渐呈现国企化。相比之下,融资渠道和融资成本两方面都不具优势的民营企业在存量电站攀升的过程中唯有卖资产自保。除港股光伏企业外,A股市场的爱康科技、珈伟新能和清源股份也是如此。

如今,屡屡碰壁的江山控股作出的商业规划一一落空,低谷之际,它抓住了转型轻资产的“橄榄枝”。

不过,没有目标就等于失去灵魂,在大幅缩减主营的电站业务后,曾被喻为“光伏界黑马”的江山控股还能走远?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全新规则!!!国家能源局2021年风光建设方案征求意见稿出炉

全新规则!!!国家能源局2021年风光建设方案征求意见稿出炉

刚刚,经过多轮征求意见,国家能源局终于正式公开2021年风电、光伏发电开发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迈入平价新阶段的风电、光伏市场开发迎来全新规则!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关闭

关闭

本周热门关键词:

Email订阅最新光伏资讯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