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当前位置:

花了1000多万为昱辉“善后” 他却被李仙寿筹谋出局

光伏系统工程  来源:光伏們  作者:臧超  2019/12/3 8:26:20  我要投稿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2019年7月12日,因欠款60万,浙江昱辉阳光能源有限公司被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名单,法定代表人李仙寿被限制消费。

(来源:微信公众号“光伏們”作者:臧超)

1.webp.jpg

浙江昱辉阳光能源有限公司为ReneSola全资子公司

但这仅仅是冰山一角,天眼查信息显示,浙江昱辉阳光能源有限公司司法风险一栏,开庭公告、法律诉讼超过99条,其纠纷对象包括华夏银行、江苏宜兴农村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以及中节能、秦皇岛博硕光电、长沙岱勒新材料等光伏行业相关企业。其中,失信被执行人一栏共计15条,因“全部未履行”被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2.webp.jpg

来源:天眼查

从公开信息看,这家曾位列硅片三大龙头之一的老牌光伏企业正走向一个危险的“沼泽”中,但现实往往更有趣。

重压之下:ReneSola寻求接盘方

实际上,昱辉阳光的相关纠纷已经不至于国内。笔者了解到,因已支付预付款但未收到产品,欧洲某客户准备将ReneSola起诉至欧盟法院,拉入供应商黑名单。严重的现金流问题已经影响到其正常运营,进入7月份,ReneSola对资金接盘方的需求尤为迫切。

经某行业大佬牵线,无锡昱环新能源(以下简称“昱环新能源”)开始与李仙寿进行接洽。7月2日,李仙寿与昱环新能源签订了一份独家合作协议。根据协议,李仙寿将“ReneSola”这一品牌授权给昱环新能源使用,允许其在印度、欧盟、新加坡等全球范围内使用ReneSola的商标图样及信息,该协议期限5年,自2019年7月2日生效。

3.webp.jpg

来源:合同条款

“李仙寿是行业大佬,加上ReneSola的品牌知名度,这个合作是可以谈的”,昱环新能源负责人刘玉(化名)告诉笔者。

作为老牌的光伏龙头企业,ReneSola的业务中心一向以欧美等海外市场为主,并先后在英国伦敦证券交易所以及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尽管近年来,其已经完全无法与晶科、阿特斯、晶澳等一线光伏企业相比,但品牌价值在全球市场的知名度仍有余温。

“我们也认为,如果ReneSola破产或者被客户拉入供应商黑名单,也的确是可惜了”,刘玉表示。这个主要以品牌授权的合作协议就这样签下来了,但代价是遗留下来的这些问题也都交给了昱环新能源。

失信:接盘方“被”出局

在协议签署之后,昱环新能源共计出资930余万进行“善后”,包括为此前未能按时交货的订单“兜底”、相关产品的认证费用,甚至展会费用以及某咨询公司的品牌认证费用等。不仅仅是供货,据了解,ReneSola的员工团队也一并交由昱环新能源接管,每个月超100万的运营成本,昱环新能源从7月供到了10月。这个期间花费了刘玉1300余万,员工团队全是此前昱辉阳光的原班人马,这也为后来的“被”出局埋下了伏笔。

“ReneSola工厂原有的产线非常老旧,不做技改的话,生产的产品很难满足现在市场的需求,其之前承接的订单是利用昱环的新产线生产的”,刘玉告诉笔者,“并且工厂很多资产已经被法院查封”。

ReneSola工厂内被查封的资产

ReneSola工厂失火痕迹仍在

但令刘玉意想不到的是,当他将这一堆烂尾问题基本解决时,事情反而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了。10月份,一家名为安徽昱辉阳光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从法人代表到股东结构上,实际上看不到李仙寿的踪迹。但这家公司,却硬生生的将原本昱环新能源接管下的150MW的印度订单“截胡”,而刘玉还被蒙在鼓里,直到印度客户找过来,他才知道,自己付出千余万的代价之后,正在被李仙寿筹谋踢出局。

7.webp.jpg

而在此前双方签署的合作协议中,昱环新能源拥有“独家”代理权,按照合同要求,即便要再次对ReneSola品牌进行许可,也必须通知昱环新能源,但刘玉对此一无所知。

8.webp.jpg

来源:双方签署的合同条款

现在,刘玉失去的不仅是ReneSola的独家代理权,其在这期间付出的一千余万的代价,李仙寿以“未支付品牌代理费”为由不肯承认。在笔者获得的一份录音中,李仙寿对刘玉“拔刀相助”表示感谢。

在录音时,李仙寿以1GW组件订单运作为由,要求昱环新能源支付1000万的贴牌费,“订单完成之后,每瓦支付0.2元给李仙寿”,刘玉告诉笔者,后来发现这1GW订单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事后对方也没给出任何合理的说辞。

——“之前说是先给订单,赚了钱再给的,现在是先给了”。

——“李总也说了,这个后面就从品牌费里面扣,相当于提前付预付款了”。

上述对话来自于谈话录音。“拔刀相助”的人却被捅了一刀,刘玉想不通,“退一万步来说,即便不给我独家代理权了,那起码也要把这四个月我付出的一千多万还给我吧?”。

在笔者的采访中,李仙寿称,“这1000万是他(指刘玉)给客户的,维护客户关系的”,并强调“这是他自己要给的,我们并没有要求他给1000万。”李仙寿解释道,第一,他没有支付品牌代理费,这个我们肯定要起诉他的;第二,我们接到客户投诉,说订单要求的保险、售后都未给配齐,所以才要收回代理权。

对此,刘玉觉得根本是无稽之谈,“我只是一个投资人的角色,所有的运营团队都是昱辉的原班人马,我一个都没换,订单也都是昱辉接的订单,我把钱给了昱辉国内的总经理,都是经由他们花出去的”。

20年光伏征程,昱辉光环已谢

2001年,已是玉环县电影公司经理的李仙寿,下海成立玉环县阳光能源有限公司,进入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开始自主创业。2005年3月,李仙寿来到浙北的嘉善县姚庄镇,成立了浙江昱辉阳光能源有限公司。2009年宣布正式进入电池片、组件生产领域,拥有了由原生多晶硅到光伏应用系统的完整光伏产业链。毫无疑问,这是光伏行业的“元老级”企业,但20年之后,昱辉阳光已经在下坡路上刹不住车。

日前,继李仙寿辞任之后,上市公司浙江昱辉阳光新能源再次发布新的人事任命,据公告显示,任命刘宇民为公司首席执行官,自2019年12月4日起生效。自2019年7月起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徐雪莉(ShelleyXu)离开ReneSola,寻求其他机会。同时,公告称为了使公司的结构与新的领导团队保持一致,公司总部将迁至美国康涅狄格州的斯坦福德市。

事实上,目前昱辉阳光的光伏制造业务已经基本与上市公司没有多少关联。2017年6月14日昱辉阳光发出公告称,昱辉阳光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仙寿,宣布收购该公司的制造业(包括多晶硅、太阳能晶片和太阳能组件制造)和LED分销业务,并承担该公司相关的债务。

2017年10月,昱辉阳光宣布已完成将旗下集成太阳能制造业务撤资至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的交易,并将业务重点放在下游业务开发商。

但很显然,虽然私有化暂时使得上市公司得以苟延残喘,并且通过不断的出售全球的光伏电站,在今年二三季度获得了看起来不错的业绩数据,但是未来上市公司昱辉阳光能否摆脱窘境,仍有待观察。

另一方面,将昱辉阳光原本的制造业务板块揽入怀中的李仙寿似乎走的并不顺利,这次的品牌授权风波便是一颗炸雷。刘玉表示,在他携昱环介入之前,李仙寿已经前后寻找了半年多的接盘方。

“即使我的钱要不回来,但这个事也需要让行业知道,呼吁所有光伏业界人士,不要再相信挖坑王李仙寿,他与正义的世界正背道而驰,结局一定是身陷囹圄”,刘玉告诉笔者,此前他在江苏昱辉的工厂办公,李仙寿安排人通过断网断电的手段逼他离开。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光伏行业李氏三兄弟之一——李仙德领导下的晶科能源,原本只是为了给昱辉阳光做配套服务供应硅片而成立,现在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组件供应商。不出意外,2019年将成为晶科能源第四年蝉联全球组件出货量冠军。

光伏行业浮浮沉沉数十年,曾造就了数位全国首富。但在这个技术、市场迭代非常快的行业里,有人坚守,也有人失去了初心。

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均通过采访或者网络公开整理所得,无锡昱环以及刘玉承诺可对其所表述以及提供的资料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原标题:花了1000多万为昱辉“善后”,他却被李仙寿筹谋出局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2.85GW光伏电站EPC 1.9GW组件开标价格参考

2.85GW光伏电站EPC 1.9GW组件开标价格参考

本文统计了9月至今日发布的共计2.85GW光伏电站EPC以及1.9GW组件开标信息。其中,EPC项目业主单位以国企/央企为主,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在竞价及平价项目中,国有企业已经成为绝对的主力。具体来说,中广核603MW、广州发展410MW、中节能345MW、晋能集团220MW,中民投200MW、湖北能源集团190MW、华能180MW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关闭

关闭

本周热门关键词:

Email订阅最新光伏资讯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