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当前位置:

资本是天使抑或是魔鬼?海润光伏“保壳”道阻且长

光伏系统工程  来源:一波说    2019/1/15 12:24:06  我要投稿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ST海润如今已奄奄一息,苟延残喘。

36.4亿元逾期债务压顶,公司股票暂停上市、去年年底主要生产制造基地鑫辉太阳能被破产清算;如今,海润光伏“保壳”道阻且长,甚至是希望渺茫。不少人会问,这家昔日光伏巨头因何沦落到这步田地?

资不抵债困局背后:到底是贪婪还是阴谋?

1a.jpg

海润光伏前董事长杨怀进

曾几何时,海润光伏也有过一段辉煌历史。公司上市之初,创始人、原董事长杨怀进曾多次表达,海润要做光伏行业的“狮子王”。

毫无疑问,杨怀进是国内光伏发展历程中公认的行业先行者之一,他的身上有多个耀眼的光环:“光伏教父”、“光伏拓荒者”、“精神领袖”。假如给中国光伏著书立传的话,有关他的故事可能会有相当的篇幅。事实上,作为中国光伏产业的拓荒者,杨怀进是个低调的人,不爱显山露水,有关他的报道其实并不很多。

杨怀进,1963年生于江苏省杨中市的一个普通家庭,先后考入上海财经大学,澳大利亚MACQUARIE大学,并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他毕业后的那个时代,国内光伏尚处于启蒙时代。说起来,杨怀进的光伏经历颇具传奇色彩,他与施正荣同为无锡尚德创始人,却在把尚德送上纽交所的前夕“出走”,先后参与或创办中电光伏、晶澳太阳能、海润光伏,而且还将这一家家送进资本市场上市。

不过,从严格意义上看,海润光伏的创始人是现年54岁的前董事长任向东,2004年4月,他与其父亲任中秋一起成立海润光伏,初始转出资金是300万元。后来,海润光伏历经多次股权转让及增资,其中,蛰伏海润第5年后,杨怀进正式上位。2014年10月15日,首席执行官杨怀进担任海润光伏的新任董事长,此前一天,原董事长任向东因工作原因,递交书面辞职报告。

自此,任向东家族淡出一手创建的海润光伏。对于任氏家族,数年前中国证券网有句话耐人寻味:“背景可不简单,属于‘实业发家、A股致富’。”在一篇《越线举牌领罚单,任氏家族抱团炒股踪迹曝光》报道中,提及任氏家族任向敏、任向东、任巍峰“抱团”炒股买入“万安科技”,后被监管部门警告、罚款。退出海润光伏后,任氏家族积极投身二级市场,不断“刷榜”。

2a.jpg

海润光伏上市仪式

2011年,海润光伏借壳*ST申龙顺利上市,由任向东控股的九润管业通过重组,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自借壳上市后至2014年,任向东一直担任上市公司海润光伏的董事长之职;辞去董事长职务后,其控制的九润管业亦在2016年1月初开始大幅减持,同年4月21日,任向东又辞去了海润光伏的董事职务。

数年之前,活跃在A股市场家族牛散不少,且均狩猎各有各的门道,不过有个显著特点,那就是“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活跃在A股市场活跃的家族牛散,除任向东、任向敏兄妹,还有来自“法人股大王”刘益谦、“香水大王”周信钢家族,均是携妻带女闯荡股市。

另外,家族牛散还有“父子兵”超级组合,如“黄木秀+黄俊龙+黄俊虎”,这一来自广东惠来的最牛散户,被外界称为“黄木秀系”。另外,早期的牛散代表还有陈学东、陈学赓两兄弟等。很有意思的是,也许是基于当地深厚的人脉和信息优势,任向东家族炒股偏爱江阴附近的本地股,甚至还对老本行“情有独钟”。除染指华西股份、双良节能、澄星股份等“江阴系”外,他收购的新三板公司泓源光电也是在江阴,而且是从事海润光伏产业链的上游生产辅料。

跑马圈地,是中国光伏发展史上野蛮生存的策略之一,其直接带来的恶果就是现金流恶化、资金链断裂、债台高筑等,掌舵海润光伏的杨怀进也无一例外陷入这一怪圈中。若想从怪圈里走出来,最大的抑或是唯一的希望就是不断的融资,整天忙于找银行授信贷款,向外面借钱、举债度日。可一口气缓不过来,通常就是摔得鼻青脸肿,抑或是残喘度日;这也是一个个光伏界大佬因何显赫一时却逃不出失败宿命、挣脱不了“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魔咒之本源——贪婪。

自2011年借壳上市,海润光伏这一路走来就没有平顺过,上市以来连连遭遇业绩多年亏损、推高送转套现、高管违法违规等,其中,2017年2月,杨怀进、周宜可、张永欣,还有海润光伏第二大股东、江阴九润管业的实际控制人任向东因内幕消息等被处罚并被采取禁止入市措施。

为了借壳上市,原公司*ST申龙曾经的大股东江苏阳光集团曾做出了三年的高额业绩承诺,可现实却骨感,这个承诺初始还有点“强心针”效应,但此后的2012年、2013年、2014年,海润光伏出现连续亏损。其中,三个年度的亏损额分别从4399万元、2.87亿元、升至2014年的9.33亿元。连续几年扭亏无望的海润光伏,到了濒临退市的边缘,等待白衣骑士的出现。

事实上,这一时期外界对海润诸如“亏损”、“出售电站”等敏感问题不是没有质疑过,该产业经历暴利和残酷的洗牌后,能否回归理性,不再盲目扩大产能,结束无序竞争的市场乱象。比如,市场及舆论曾对海润光伏通过卖掉成熟电站的方式来继续维持业务的方式,多有种种质疑,可杨怀进受访中却称,海润光伏连续推出“电站打包销售”模式,这只是光伏企业众多的盈利模式之一。

他说,众所周知,光伏电站的资金占用量较大,许多转型中的光伏企业为了在短期内回笼资金、盈利,并且在不断地开发、建设电站的过程中积累宝贵的经验和资源,选择的经营模式就是建设电站、然后出售。杨怀进2015年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当然,光伏电站是优质资产,是可以有长期收益的项目,在未来资金充裕的情况下,我们也一定会考虑适量持有。这就像地产一样,地产开发商将房子建起来后,大部分卖给消费者回笼资金,然后再少量持有来赚取租金,两种模式都很正常。”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安徽、河南竟暂停受理自发自用光伏项目申请

安徽、河南竟暂停受理自发自用光伏项目申请

近日,安徽、河南地区有不少自发自用模式,自用自发比例较高且不需要补贴的分布式光伏项目竟被告知暂停受理,原因竟然是电网公司担心第三方机构利用光伏卖电给业主,影响电网收益,抢了他们的饭碗!(来源:微信公众号“光伏智库”ID:gfzk168)在2019年补贴政策迟迟不台的背景下,又遇到这样的情况,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关闭

关闭

本周热门关键词:

Email订阅最新光伏资讯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