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当前位置:

“悲情教父”杨怀进:那些不为人知的往事

光伏电池组件  来源:能源严究院  作者:严究院院长  2021/8/13 10:54:00  我要投稿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7月19日,海润光伏发布公告称,公司于4天前被江阴市人民法院依法宣告破产,将依照有关企业破产法的法律实施破产清算,清算结束后,申请注销公司登记。

这意味着,在经历两年苦苦挣扎后,这家饱受争议的光伏公司最终还是未能走出泥潭。在未来的时光里,它注定将会被时间无情地抹去痕迹。

尽管海润光伏的大败局已画上句号,但该公司创始人杨怀进的肉体和心灵所遭受的“创伤”可能永远也无法被时间抚平。

(来源:微信公众号能源严研院 作者:严究院院长)

杨怀进曾有“光伏教父”的美誉。对于这位为中国光伏事业做出过杰出贡献的先驱者,圈里圈外似乎有着截然不一的评价。光伏资深从业者对他褒胜过贬,认为他“功大于过”;而外界,尤其是海润光伏的股民们则对他恨之入骨。

这位落魄英豪有着无人可比的创业经历。他是尚德电力、中电光伏、晶澳太阳能及海润光伏四家上市公司的主创人员。但吊诡的是,上述四家公司中如今仅晶澳的事业欣欣向荣,其余三家坐落于江苏省内的公司在从巅峰跌落后,从此一蹶不振。

在尚德上市前夕转战中电光伏,后又在极短时间内离开中电光伏,转而去协助河北邢台首富靳保芳创办晶澳,在晶澳上市后再次身退,倾力打造海润光伏,杨怀进这段传奇经历令人捉摸不透,也充斥着诸多谜团。

虽然未曾与杨怀进有过接触,但通过对关于他的公开报道抽丝剥茧,以及跟曾与他有过交情的业内人士进行交流,我们不难发现,这位佛教徒是一位典型的理想的浪漫主义者。

杨怀进的辗转经历则说明了这一点,他实际上可能一直在与现实做抗争。当发现“寄人篱下”无法实现心中宏愿时,他会及时抽身,转战他地。后来,他选择亲自“操刀”,试图将海润光伏打造成一张刻有《弟子规》的世界名片。

但这位理想主义者最终还是败在了残酷的现实面前。在以成败论英雄的俗世观念中,杨怀进的境遇令人惋惜。如果说信奉佛教的他一直试图成为一位“低眉菩萨”式的管理者,那么他的失败则可能源于缺乏“怒目金刚”式的雷霆手段。

在艰难的创业过程中,理想和现实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理想中的人性有多善,现实中的人性往往就有多恶,当二者相互碰撞,受伤害的总是前者。

因此,在鸿沟之间搭起一座桥梁,在人性的善与恶之间寻找到平衡点,这几乎是所有企业家都在苦苦探寻的结果。

但令人惋惜的是,杨怀进没能搭起这座桥,他的理想,也最终难以照进现实当中。

01 “丑闻”

一年前,中小股东们还在黑夜中呐喊“祈祷苍天保佑海润光伏度过难关”,但该公司破产清算实际上早已在预料之中。

“在海润的时候,他是被资本裹挟的,很多事他也没办法。”一位熟悉杨怀进的业内人士说。但作为公司的“掌舵人”,这位光伏大佬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海润光伏的败局源于2014年一起精心策划,并轰动资本市场的“高送转”事件。

当年11月底,董事长杨怀进与一众高管就当年业绩问题进行了多次讨论及沟通,最终达成共识:在公司2014年度无法实现盈利的情况下,在财务允许范围内多确认亏损,尽量把能确认的损失和减值放在当年,为公司以后发展夯实基础。

1.png

同时,杨怀进就公司2014年度业绩预亏的信息与两大股东——江阴市九润管业有限公司和江苏紫金电子集团有限公司沟通,两大股东则利用这一内幕消息减持套利。

此外,以杨怀进为首的董事会还炮制出一份与海润光伏基本面不符的高送转方案。2015年1月22日,该公司正式公告发布《2014年度利润分配预案预披露公告》,决定“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20股”。

该方案带给投资者的是公司的“虚假繁荣”。方案公布后,海润光伏股价不出意料地飙涨,而包括杨怀进在内的股东则利用这一内幕消息早已套现离场。

数据显示,2015年1月27、28两日之内,作为公司董事长的杨怀进迅速减持了1.74亿股,约占总股本的2.16%,累计套现金额接近5亿元,前三大股东共套现近26亿元。

仅仅一天后,海润光伏就发布业绩预亏公告:“预计2014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8亿元左右”,并可能因连续亏损两年披星戴帽。

消息一出,市场哗然,大量中小股份被高位套牢,套牢资金高达约50亿元,损失惨重。与此同时,这起明目张胆的内幕交易事件不仅深深刺痛了资本市场的神经,还挑战了监管层的底线。

监管层的处罚令很快到来。海润光伏因误导性陈述被罚金40万元,并面临长达三年的投资者索赔,而杨怀进本人也被罚5年市场禁入。

海润光伏2015年年报显示,“高送转”事件或导致该公司背负5126.53万元的赔偿支出。这无疑是在该公司经营陷入困境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

时至今日,外界仍不清楚杨怀进当年为何要出此“昏招”。对于财经专业出身的他来说,不可能不明白内部交易的后果,难道真的如外界所说“利令智昏”?

如今回过头看,这起“大丑闻”直接将海润光伏推进了深渊。该公司被*ST的同时,作为公司董事长,杨怀进则不得不“背锅”。2015年12月28日,海润光伏发布公告称,由于个人原因,杨怀进辞去公司一切管理职务。

“我出生在长江边的一个小乡村,那里有广阔的田野和滚滚的长江,这样的环境时刻激发和提醒我,自己要做个胸怀宽广的人。”杨怀进说。

当2015年的冬天这位光伏大佬面对媒体说出上述这番话时,他或许仍对挽救海润光伏于水火之中充满自信。

不久后,一位“白衣骑士”很快登场亮相,有“资本猛人”之称的华君系掌门人孟广宝高调地空降海润光伏。

2016年4月,孟广宝受杨怀进之托,在尚未实际注资的前提下就成为海润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两个月后又接任总裁。他的到来,让海润光伏的暗夜出现了曙光。

不过,杨怀进很快就领教到了资本的无情。孟广宝的到来并未扭转海润光伏的颓势,反而让该公司的管理更加混乱。

后来,一场挽救于海润光伏于水火的“救援行动”,很快演变成公司管理层与“门口野蛮人”之间的控制权之争。

双方“蜜月期”维持了不到一年时间,杨怀进和孟广宝很快“反目”。2017年7月19日,孟广宝宣布辞去*ST海润担任的一切职务,“华君系”全面败退。

但博弈并未结束,华君系很快进行了反扑。仅仅4个月后,杨怀进的内幕交易行为东窗事发,包括他在内的五人被带走接受调查。

2017年11月22日之后,这位“光伏教父”的微信朋友圈也再无更新。不久后,孟广宝则卷土重来,再次入主*ST海润。

2020年7月,杨怀进因犯内幕交易罪被南京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年10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人民币。

与他一起被处罚的还有海润光伏原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周宜可,她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8个月,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原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陈浩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8个月,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万元。

3个多月后,南京中院对杨怀进案出具“结案通知书”。

这桩惊天丑闻让这位光伏界的风云人物戴上了“骗子”的帽子。

即便海润光伏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但杨怀进或许永远也无法洗刷掉这个污点。

02 “骗子”

这并不是杨怀进第一次被人当成骗子。

不过,截然相反的是,他上一次“行骗”,让中国光伏产业与世界水平的差距缩短了15年。

与施正荣等光伏名人不同,杨怀进没有太阳能相关专业背景,他是财经金融专业出身。但自从接触到光伏发电后,他就像着了魔一样被迷上。

这或许与他的少年经历有关。杨怀进出生在江苏扬中的一个农村,杨家经济条件并不太好,两间屋子共用一盏15瓦电灯。

扬中位于镇江市东部江心,长江中下游,北面与扬州、泰州隔江相望,南面与镇江、常州一衣带水,是远近闻名的“电气岛”、“光伏岛”。

杨怀进出生的那年(1963年),中国正处于内忧外患的特殊时期。内忧在于,中国刚经历过三年困难时期(1959-1961年),这片古老的土地还在慢慢恢复元气;外患在于,中苏关系破裂,开始全面走向敌对。

不过,他的少年时代正好赶上新中国经济腾飞的前夜。由于基础设施落后,农村稳定用电成为奢望。

中国社会步入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正轨要到这位少年15岁时。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中国经济开始以史无前例的速度狂奔。

但由于电力供应能力远远跟不上经济发展速度,缺电因而仍是常态,拉闸限电现象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常见现象。

出身贫寒的杨怀进通过自己的努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上海财经大学。同期,他后来的搭档施正荣则考上了长春理工大学。

扬中距离上海并不远,仅233公里。对于一位出身贫寒的农家孩来说,这两个地方却弗如两个世界。当杨怀进第一次踏入上海的“花花世界”,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得需要多少电啊?”

1988年,时年25岁的杨怀进毅然放弃上海石化的稳定工作,自费留学澳大利亚。在南半球,他结识了两位扬中老乡,施正荣和赵建华,三人合称“扬中三杰”。

有一次,杨怀进去德国出差,这次经历让他嗅到了光伏行业的商机。在德国的能源结构中,尽管太阳能发电所占份额比风能小,但政府还是对太阳能发电投入大笔资金,积极培育太阳能发电市场。

从全世界范围内来看,上世纪90年代后期,全球光伏市场正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平均发展呈15%的年增长率。

直觉告诉他,这绝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他将回国创业的想法告诉了施正荣,但后者的岳父忠告他:“你一介书生,知道这里的水有多深吗?”

施正荣顾虑颇多,但杨怀进更加果决。1999年,他回到国内,开始背着投影仪和光伏产业报告,拿着光伏板去中国各大地方城市推广。

当他向地方官员科普说这些板子能够发电时,多数人都认为他不过是个骗子。那时候,人们对太阳能利用的认知仅局限于热利用。

经历20余年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2000年的GDP总量达到1.21万亿美元。经济高速增长所带来的电力消费与电力供应之间的矛盾也愈发突出。

但在中国的能源结构中,火电占据绝对优势。官方对新能源装机容量的数据统计中,2000年光伏发电的数据是0,风电是34万千万。

彼时,光伏的终端需求市场在海外,国内市场的光伏发电装机量统计要到2009年才有零的突破。

2.png

杨怀进也去过山东,找到力诺集团的老板,希望能够合作。力诺成立于1994年,前身为三力工业集团,于2001年更名为现名。

更名当年7月,中德合资企业山东力诺瑞特新能源有限公司成立,力诺瑞特太阳能热水器开始畅销国内,逐渐成长为该领域的领军企业。

不过,杨怀进此趟行程仍旧无功而返。在他看来,力诺的老板对光伏产业的前景看得不够长远。

“当年,他(杨怀进)就认为未来一定是新能源的天下。”一位曾与杨有过短暂交流的力诺前员工说。

不过,这位满怀激情的海归青年并未气馁。他后来在上海经营了一家贸易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奥地利的光伏背板公司的中国总代。

后来,施正荣和赵建华也先后回到了国内创业。

施正荣的创业故事已经广为流传,尤其是他那句“给我800万美元,我给你做一个世界第一大企业”的豪言,至今仍回荡在中国光伏产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

2001年,杨怀进与施正荣一起融资成立了无锡尚德,但杨仅占公司5%股权。熟悉这段往事的人称,当年是杨怀进搞定了投资方的关键人物,尚德才得以在无锡落地生根。

不过,如果从优势互补的角度来看,二人可以说是“黄金搭档”。施正荣是太阳能光伏领域的专家;而杨怀进是财务方面的专家。

时势造英雄。2004年,德国颁布重新修订的《可再生能源法》,正式开启了全球光伏产业的狂欢盛宴。

4年后,尚德在获得了高盛、英联、龙科等国际著名投行8000万美元资金的投资后开始一骑绝尘,在全球光伏市场独领风骚。

2005年,尚德登陆纽交所,创始人施正荣身价骤增13.8亿美元,跻身中国百富榜前五名,“光伏教父”之名,开始声名远播。

不过,在此之前,杨怀进却做出了令人意外的决定。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400GW基地项目来了?吉林、青海、内蒙古、陕西四大外送新能源基地密集“开枪”!

400GW基地项目来了?吉林、青海、内蒙古、陕西四大外送新能源基地密集“开枪”!

9月初,业内消息,我国正在规划总规模400GW的风电光伏大基地项目,并预计有一半的规模将在“十四五”期间建成,其中风电、光伏各占一半,另有少量光热项目。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关闭

关闭

本周热门关键词:

Email订阅最新光伏资讯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