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当前位置:

对话捷佳伟创总经理:执着11年压不垮的光伏电池设备供应商

光伏设备  来源:全景网    2018/8/21 14:13:44  我要投稿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光伏行业留给人们深刻印象的可能是它跌宕起伏的发展历程,无锡尚德曾造就华人首富又破产重整的故事让人唏嘘。大浪淘沙,如今行业已经逐渐步入理性,捷佳伟创在荆棘满布的创业路上最终经受住了考验,并迎来了上市的高光时刻。

捷佳伟创2018年8月10日登陆创业板

捷佳伟创总经理李时俊已在公司工作8年,见证了公司从成立之初的单一品种清洗类设备制造,到如今涉足整个产业链的发展历程。目前,捷佳伟创系国内领先的晶体硅太阳能电池生产设备制造商,主营PECVD设备、扩散炉、制绒设备、刻蚀设备、清洗设备、自动化配套设备等太阳能电池片生产工艺流程中的主要设备的研发、制造和销售,为太阳能光伏电池生产企业提供高转换效率大产能整体解决方案。

在行业潮起潮落时,坚守主业、自主创新、大胆尝试、灵活变通,捷佳伟创的点滴积累终于结成硕果。

晶体硅太阳能电池生产设备的降本增效之路

捷佳伟创的前身深圳市捷佳伟创微电子设备有限公司于2007年成立。李时俊2010年进入捷佳伟创之后,才真正体会到同一项技术在研究所和在市场前沿截然不同的状态。尽管实验室的技术已具备了可行性,但在大面积应用之前还需要进行定制化设计,最后再进一步组织和管理,整个过程需要走“可行性的—可应用的—可推广的”三部曲。

捷佳伟创成立至今,均主营生产PECVD(等离子体增强化学的气相沉积法)等晶体硅电池设备。当时国内太阳能电池市场处于“两头在外”的格局当中,即生产设备和材料全部依赖于国外,市场也依赖于国外,国内光伏行业需要通过不断提升技术水准和大幅降低生产成本,才能达到替代传统能源的目标。

在李时俊看来,一项技术在进行产业化的过程中,最重要的因素是装备。“如果说把一个产业比喻成一辆汽车,那么它飞速发展的前轮就是装备,它作为导向轮,把技术从实验室输出到广泛应用;而后轮就是材料,装备和材料是基础中的基础。”李时俊形象地介绍了装备和材料的作用。

李时俊接受全景网专访

在“两头在外”的大背景下,国内厂家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进口设备的国产替代。按照李时俊的建议,捷佳伟创通过参照国外案例和对进口产品消化吸收,打造了一批当时在国内属于创新型的设备,由于国内人工成本比国外便宜,国内厂家生产的达到国外水准的产品具备价格优势,由此迅速打开了国内市场。

当时,全球的光伏产业面临由单晶为主向多晶为主的趋势转变,国内的光伏行业却面临另一个问题——原材料紧缺。2007年前后,国内的单晶硅、单晶片生产技术较多晶硅技术更加成熟,从单位面积产生的能效来看,单晶产出更多而成本更高,但从度电成本出发,多晶占据着明显优势。捷佳伟创认清了形势,并对其湿法设备和干法设备形成系统研究后投入研发新产品。

在整个光伏产业链当中,最关键的就是电池的转化效率,这项技术的水准决定了整个光伏系统的发电水平。“拿什么样的电池就能封装成什么样水平的组件,然后用到系统就是什么样水平的发电。”李时俊说。

2007年至2009年,捷佳伟创推出了多款提高电池转换效率的设备,为日后生产PECVD等晶体硅电池设备奠定了基础。从2009年自主研制出PD-305型PECVD设备并成功推向市场后,捷佳伟创便在晶体硅电池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2017年捷佳伟创研发推出高产能、生产成本低的PD-450型PECVD设备

PECVD设备是最贵的光伏设备之一,李时俊介绍说,刚推出时一台设备(即半条基本生产线)的价格约1200万至1400万人民币,一条基本生产线一年的产能是25兆瓦。经过努力,如今一条基本生产线的年产能已经超过100兆瓦,达到了当初的四倍之多,而由于生产自动化程度和产品性能的提高,售价却只有当年的四分之一。“这就为整个光伏行业的成本下降也做了一些贡献。”李时俊语气中带着自豪。

跨越行业波谷波峰

2008年全球正处于金融危机时期,和其他产业一样,光伏行业也经历了一波低潮,产能过剩的声音此起彼伏,企业倒闭的案例频频见诸报端。但李时俊认为,技术落后、成本高企的产能才是过剩的,光伏行业的高端需求实际上是不断提升、甚至是供不应求的。

所谓退潮后才知道谁在裸泳,很多低效产能在这场行业寒冬中遭到淘汰,捷佳伟创反而在这一波低潮当中得到了沉淀,对低成本设备的研发和创新,让它为之后的市场爆发打下了深厚的基础。李时俊表示,正是在成本低廉的国产设备帮助下,国内光伏技术才能不断追赶欧美,最终实现转换效率达到国际水准但是成本大幅下降的目标。

虽然在行业波谷时期修炼好了内功,2010年行业开始逐渐回暖并快速爬坡,面对雪片一样飞来的订单,捷佳伟创也遇到了许多困难。除了国有企业,当时的民营企业没有得到政府投资,没有产业资本的青睐,用李时俊的话说,市场爆发性放量让公司“手足无措”。

捷佳伟创当时面临两大问题。一是上游供应商的供货周期过长。公司的上游供应商多来自国外,当国内的订单突然暴增,而外企的工厂文化只能让增加的订单往后排,供货周期甚至长达一年,根本无法满足市场快速增长的需求。因此虽然捷佳伟创的生产模式是按照订单生产,但实际上并不会在接到订单之后才开始着手安排生产。

另一方面,公司的生产能力增加也受到了场地、人员、流动资金等诸多限制,但是捷佳伟创迅速通过科学地统筹和调动各方资源来应对不断增长的生产压力。公司还参照Ford-ism(福特生产方式),采取了模块化的生产模式,将繁多而复杂的工序分解成一个个简单的操作,熟练工人只要掌握一项生产技能生产出产品即可,最后再将产品进行组装。

“福特的汽车是人不动机器动,我们流水线是人动机器不动,机架先来,第一批人来装气路板,走了,第二批人来装电路板,走了,第三批人来装管道等等,每一道工序都有质检、物检等专门检查,合格以后再进入下一个流程,这一套我们叫标准化生产,这样的话我们对一个员工的招聘和培训就简单得多。”通过这种方式,捷佳伟创由原先一个月只能生产出两三台设备,迅速扩张到一个月可以生产出一百多台大型设备。即使在今天,采用这种生产模式的同行也不多。

合同金额从2009年的几千万快速增长到2010年超过十亿的水准,捷佳伟创还没尝到收入增长的喜悦,却要先面对按期交货的难题。光伏设备交货并不是简单的插电工程,而是要到客户的所在地进行二次装配,再进行工艺调试。

一开始,一个工作人员需要承担技术研发、生产管理、客户服务等一系列工作,但当客户数量快速增长,员工也开始疲于奔命。对此,捷佳伟创在管理上进行了专业分工,高峰时期曾应对46家客户的同时进驻、同时交货、同时调试,而同行最多只能做到两至三家。“这样的模式今天在业内仍是少数,当时则是唯一。”李时俊说。得益于及时借鉴其他行业的生产模式,捷佳伟创在波峰时期有条不紊地满足了订单需求并获得了长足的发展。

捷佳伟创办公大楼、厂房

不要在黎明前倒下

波峰波谷总是交替出现。2010年之后,中国的光伏行业又出现了相对过剩,并且从原来对世界领先的追赶,转变成了技术水准、产能、价格对国外同行的全面超越,欧美国家对中国采取双反等政策,导致行业陷入瓶颈期。

“都知道明天很美好,但不要倒在明天的黎明之前。如果把整个光伏行业看成一个企业的话,它巨大的压力就是现金流,因为产品最终是靠发电、收电费来获得收益,但收费有几年的过程,初期都是投入,熬过了5至7年的一个完整周期,才有可能形成循环并生存下来。”

但李时俊仍然看到了产业中存在的机会。“新装机容量以平均每年超30%的速度在增长,其实行业一直在发展,只是步伐放缓了许多。”技术进步、降低成本,仍然是光伏企业屡试不爽的法宝。

数据显示,2012年光伏行业近一半企业倒闭,捷佳伟创此时也尝到了“难熬”的滋味。行业普遍融资困难以及进口硅料成本过高,是企业在寒冬中要面临的重要问题。李时俊介绍,捷佳伟创在下游企业困难的时期,采取了灵活的销售政策,帮助它们渡过难关,反过来也维持了自家公司的正常运转。

好在随着国家发改委制定扶持光伏产业发展意见、国开行对“六大六小”(“六大”指已成规模和品牌实力的龙头,“六小”指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科技型企业)支持政策的出台,许多企业的生产经营又达到了新平衡,开始逐渐盈利,加上硅料国产化带来的成本下降顺利打开了国内的应用市场,以及国家加大对绿色环保产业的支持,这使得光伏行业又迎来了新的高潮。

2015年以来,整个光伏行业已经处于全面回暖的状态,但是捷佳伟创依然感受到行业中巨大的竞争压力,维持行业领先地位还是只能依靠源源不断的研发和创新来解决新的难题。

公司通过对管式PECVD设备的升级改造以提高生产技术和生产效率,但这也很快被同行争相模仿。此外,国内的上游供应依旧基础薄弱,国外供应商不仅很难放量,新产品推出后还要求涨价、要求付全款,下游客户的流动性紧张却导致预付款越来越少,两头挤压的局面需要公司拿出新的应对方法。

李时俊在谈到这些难题时显得从容而淡定:“有这么几个办法。首先要对产品做标准化、规范化的设计,更科学、更合理地减少交货时间,这理论上也是一种提高生产效率;第二,是对收付款政策进行改革、更新,比如采取融资租赁的方式增加现金回流;第三则是通过打造优势品牌、增强市场信心来提高订单量,量大了以后才能冲抵上游涨价的这一部分,这又反过来对我们研发团队、生产团队、营销团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新产品和新技术将是行业发展的新兴动力

2018年,国家出台光伏行业“531新政”,希望通过加速补贴退坡、规模限制等手段,倒逼光伏制造业尽快降本增效,早日实现平价上网,这导致了光伏产业链产品的价格开始下跌。

李时俊认为,“531新政”给现有的存量产能带来了冲击,但影响只是暂时的,如果能加快新技术导入的速度,跟上市场更新换代、升级改造的步伐,企业还是能够坚强地存活下来。

国家能源局和业界普遍预计2020年将实现用户侧平价上网,这也是目前整个光伏行业希望达到的最终目标。这个目标实现,才能让光伏企业完全市场化,不再受到政策和政府补贴的巨大影响,并能够保持业绩平稳增长。

对于这个目标的实现,李时俊充满了信心:“要实现总体的平价上网,一定会是技术再进一步。现在我们单晶的转换效率是21%-22%,转换率23%-24%的电池设备我们已经开始投入。背钝化电池近几年发展迅猛,但到了2020年有可能是更加新型的电池受到市场青睐。另外,储能技术也是下一步助推光伏发展的新兴动力,等储能技术获得了突破,白天发的电能够储存起来,想什么时候用就什么时候用,这和火电有什么区别?”

原标题:对话捷佳伟创总经理:执着11年压不垮的光伏电池设备供应商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IHS上调2018年中国新增光伏容量预测至40GW

IHS上调2018年中国新增光伏容量预测至40GW

国际市场研究机构IHSMarkit日前上调对2018年中国新增太阳能光伏装机容量至40吉瓦。IHSMarkit表示,今年前9个月,中国新增光伏容量为34.5吉瓦,这比分析师预测的要高出1.5吉瓦。目前,中国累计太阳能装机容量已达到165吉瓦。中国国家能源局(NEA)正在讨论将其2020年太阳能扩张目标从目前的105吉瓦提高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关闭

关闭

本周热门关键词:

Email订阅最新光伏资讯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