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当前位置:

光伏屋顶上的“狂欢”

光伏系统工程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作者:严凯 周夫荣  2018/3/19 11:51:55  我要投稿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在过去的十年,中国的产业经济中,如果还有另一个产业的火热可以和互联网相比,那也许是光伏。

“站在分布式的风口,傻子都能赚钱”。

户用光伏电站经销商刘冬生将雷军著名的“飞猪理论”改了改。在此之前,他是个建材生意小老板,按他自己的说法,在进入分布式光伏发电这片蓝海市场后,他焕发了事业第二春。

所谓分布式光伏发电,是相对于地面电站而言,利用工商业屋顶和居民屋顶建设的小型太阳能发电站。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分布式光伏早已普及,来自于闲置屋顶的电力成为能源结构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中国,分布式光伏的发展大幅滞后。自从2011年8月1日有了光伏发电补贴之后,部分大型光伏产品制造商和一批创业企业才开始开发这个市场。

彼时,中西部省份的大型地面电站是重点扶持对象,“五大四小”电力央企和部分实力雄厚的民企成为这个市场的主要玩家。

大型地面电站扎堆出现,但西部省份的消纳能力有限。此后,弃光限电等现象频现,监管层更是两度调低电价,地面电站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遇冷。

随后,分布式光伏开始被重点扶持,场景一如当年的地面电站,光伏的主战场也从西部逐渐转向了电力消纳能力更强的东部,从地面转向了屋顶,一场万亿市场规模的屋顶资源争夺战由此拉开帷幕。

当年通过地面电站出货的上游制造商突然调转船头,步调一致地杀入分布式市场,纷纷推出自己的户用系统品牌。以中民投为代表的投资企业,凭借雄厚的资本实力,外加金融杠杆,甚至推出了针对户用电站的“光伏贷”新商业模式。

刘冬生这样的经销商则犹如洪水猛兽,他们坐拥渠道优势,下沉到每一个乡镇,寻找每一个可以建电站的屋顶,说服每一个能被说服的老百姓,让他们自掏腰包,或者办理贷款。对他们来说,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挣快钱的机会。

政策扶持、企业积极、经销商投机,在所有要素共同助推下,分布式光伏市场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疯狂。

2017年,分布式光伏突然井喷,全国的户用光伏装机超过50万户,装机量超过2吉瓦(1吉瓦=100万千瓦)。这一年,也因此被称之为“分布式元年”。

但狂欢背后,乱象丛生。

等待风口

“看,这些可都是钱啊。”刘冬生爬上了一户农民家的屋顶,指着远处更多的屋顶说。

临近年关,河北高碑店市刮起了四五级大风,天气愈发寒冷。他衣着单薄,一阵寒风吹来,不免打了个冷颤,伸出去的手立刻收了回来。他丝毫没有下屋顶的意思,来年的财路,还得靠着这些屋顶。2017年,他在周边乡镇兜售了上百套屋顶户用电站,让他赚了几十万元。

但在两年前,刘冬生还仅是高碑店市东马营镇的一名普通建筑工程承包商。房地产市场的低迷曾让他十分沮丧。那时候,他对光伏一无所知。

中国光伏电站市场始于2009年。

为了加快国内光伏发电的产业化和规模化发展,监管层推出“金太阳工程”——采用财政补贴的方式支持不低于500兆瓦的光伏发电示范项目。

这些示范项目能够获得50%的补贴,偏远无电的地区补贴甚至高达70%。高额的补贴让光伏从业者趋之若鹜。

2011年,纳入金太阳示范目录的项目规模为677兆瓦。一年之后,飙升至4.54吉瓦,规模翻了近7倍,但真正按期竣工并网发电的比重还不到一半。这种“投资补贴”的刺激方式备受争议,也让光伏发电市场陷入各种乱象之中。

两年后,《国务院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这个被业内称之为“光伏国八条”的政策明确提出“大力开拓分布式光伏发电市场”,鼓励各类电力用户按照“自发自用,余量上网,电网调节”的方式建设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

作为配套政策,国家发改委随后出台《关于发挥价格杠杆作用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对光伏电站实行分区域的标杆上网电价政策。

《通知》将全国分为三类资源区,分别执行每千瓦时0.9元、0.95元、1元的电价标准。其中,对分布式项目,实行每度电补贴0.42元。从此,中国光伏发电进入“度电补贴”时代。

在一系列政策引导下,部分企业和个人嗅到了其中的商机。

山东航禹太阳能有限公司董事长丁文磊便是其中一位。他曾在太阳能热电企业力诺集团工作10年。2013年7月,在《若干意见》出台后,丁文磊毅然辞掉高薪厚职,与几个朋友一起创办航禹,杀入到分布式光伏发电市场。

另一个嗅到商机的是英利。该公司创始人苗连生亦在这一年创办了保定英利分布式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英利分布式能源”),开始布局户用电站市场。

让这些等待风口的人失望的是,分布式的“蓝海”并没有很快到来。在接下来的三年多时间里,那些早期入局者不得不苦苦支撑。

被苗连生委以重任的刘丁涛自从2014年5月加入英利分布式能源以来,最直接的感受是“那几年实在是太难了”。刘丁涛性格直率,作为英利分布式能源董事长,他自称走了很多弯路,在公司内部也曾被苗连生点名批评。

丁文磊则在创办航禹两年后,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决定减少户用光伏,增加工商业屋顶光伏投入。相对来说,工商业屋顶光伏装机容量更大。

彼时,中国的光伏发电市场仍以中西部地区的地面电站为主。由于前期投资大,市场玩家大多以央企为主,部分实力雄厚的民企亦参与其中。

到2015年下半年,新疆、青海、甘肃等地区开始频繁出现弃光限电现象。

“电送不出来,并不了网,补贴不到位,很多硬伤开始出现。”丁文磊说。

从2013年到2016年,两次调低上网电价更是让地面电站雪上加霜。而此时,分布式光伏在政策上受到鼓励,不仅不受指标限制,补贴也没有下降。

2015年底,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完善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明确指出:2016年I类、II类资源区的地面光伏电站分别降低10分钱、7分钱,III类资源区降低2分钱。

《通知》还规定,2016年以前备案并入年度规模管理的光伏发电项目,如果在当年的6月30日前未并网,则执行新的标杆电价。

对电站投资方来说,赶在“6.30”前并网,将获得相对较高的电价,以及更高的投资收益。于是,在2016年上半年,中国光伏市场出现了大规模“抢装潮”,仅上半年并网容量就超过20吉瓦。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2.85GW光伏电站EPC 1.9GW组件开标价格参考

2.85GW光伏电站EPC 1.9GW组件开标价格参考

本文统计了9月至今日发布的共计2.85GW光伏电站EPC以及1.9GW组件开标信息。其中,EPC项目业主单位以国企/央企为主,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在竞价及平价项目中,国有企业已经成为绝对的主力。具体来说,中广核603MW、广州发展410MW、中节能345MW、晋能集团220MW,中民投200MW、湖北能源集团190MW、华能180MW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关闭

关闭

本周热门关键词:

Email订阅最新光伏资讯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