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当前位置:

雷鸣山的足迹:破局、生态、新能源

光伏系统工程  来源:能见Eknower    2020/6/9 8:26:19  我要投稿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6月2日,当三峡集团董事长雷鸣山前往位于长安街沿线、临近天安门的国家电网总部与该公司董事长毛伟明进行座谈时,两家央企巨头之间的关系或许正发生微妙变化。

原因是,四十多天前,三峡集团的触网计划终获监管层批准,将在国家电网“属地”重庆市打造一个独立的配售电网络——“三峡电网”。

一天后,他又出现在国务院国资委与湖北省委省政府共同召开中央企业助力湖北疫后重振发展视频会上,并强调将在湖北投下超过2000亿元,涉及近百个项目。

自2018年8月履新三峡集团“一把手”以来,现年59岁的雷鸣山或许是央企领导中最为勤奋的一位。他精力旺盛,对外展现出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以2019年为例,2-4月,他参与的对外活动超过20场,足迹遍及北京、广东、河北、江苏、湖北等省,其中仅2月就有10场。

雷鸣山的「足迹」(2018.9-至今)

1.webp.jpg

仔细梳理不难发现,雷鸣山的「足迹」紧紧围绕着清洁能源、长江大保护、国际化、资本运作等关键词。其中,前两项被称之为三峡集团的“两翼”。

对央企而言,“一把手”往往是最好的“公关”,他们的「足迹」某种程度上对公司的业务拓展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竞争白热化的清洁能源领域。

过去两年,雷鸣山、三峡集团前任董事长卢纯、国家电投董事长钱智民、华能集团董事长舒印彪纷纷亲自出马为公司“揽活”,成为风光舞台上最为活跃的四位副部级代言人。

若非新冠疫情影响,今年初应是雷鸣山最为繁忙的时候。尽管疫情打乱了对外活动安排,但在三峡集团触网后,这位掌门人2020年的关键词将多一个:破局。

破局者

不过,“三峡电网”并未在和毛伟明的座谈中被提及,双方就清洁能源消纳、新能源发展和资本合作等方面深入交流。

雷鸣山表示,“希望国家电网一如既往地支持和帮助三峡集团,建立长效沟通交流机制,发挥各自优势,拓展合作领域,创新合作模式,在创建世界一流企业的进程中继续携手前进”。

在雷鸣山4月11日前往湖北拜会当地政府领导后不久,三峡集团的触网行动传来捷报,该公司成功在重庆市严密的电网中撕开一个口子。

肩负这一重任的是三峡水利(600116.SH)。根据公告,该公司拟拟将该市万州区、两江新区、涪陵区和黔江区四个区域的电网融合,以开展配售电业务。

这意味着一个独立于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的配售电网络——“三峡电网”雏形已具。

这家以水电起家的电力央企此番触网成功被外界赋予时代意义,被认为是中国电力体制改革的进步样本,成为2015年电改9号文发布以来的“破局者”。

组建“三峡电网”可能一直是雷鸣山案头上最紧迫的事项之一。对这位掌舵人而言,“三峡电网”若在其任上实现破局,将具有特殊意义。

事实上,早在去年1月11日,雷鸣山前往重庆拜会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市长唐良智。

次日,重庆市与三峡集团合作建设的“两江四岸”、“清水绿岸”首批启动项目和龙溪河治理提升工程正式开工。

去年3月11日,雷鸣山在北京总部与来访的重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吴存荣一行进行了座谈。

座谈会上,雷鸣山表示,三峡集团将坚定落实双方战略合作协议,围绕重庆“两江四岸”治理方案,加快推动在渝项目的落地实施,为推动重庆高质量发展贡献三峡力量。

巧合的是,当月,三峡水利董事会审议通过重组预案,拟组建“三峡电网”服务重庆治理规划。

但去年12月26日,该公司重组第一次上会未通过证监会发审委审核。此后四个月,三峡水利调整方案,连发数十份公告。

事实上,作为以发电为主营收入的企业,若要在愈发严苛的条件下维持甚至提高当前的利润水平,拉长盈利链条、切入配售电环节或许是长期战略中必不可少的一步。

电改9号文恰好提供了“东风”。2015年3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国拉开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序幕,提到“稳步推进售电侧改革,有序向社会资本放开售电业务”。

2016年,新电改综合试点和输配电改革试点不断扩大。当年2月3日,重庆作为首批售电侧改革试点,开始正式启动售电侧改革,社会资本开始进入配售电环节。

重庆电改也亟需坐镇主场的三峡集团助力,后者亦期望借助9号文拓展配售电业务,二者一拍即合,很快在两年内先后组建三峡电能和联合能源两家售电公司。

三峡水利表示,本次重组是三峡集团和控股股东长江电力积极响应国家电力体制改革的重大举措,亦是其推进落实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方案的关键一步。

随着电力体制改革的推进,三峡集团的大水电消纳与地方电网形成协同效用,引入低价电将大大促进当地企业和区域经济发展。

根据重庆市政府和三峡集团达成的战略协定,重组后的三峡水利作为三峡集团实施配售电业务的唯一上市平台,双方将共同推动“三峡电”入渝,支持降低综合供电成本,逐步注入三峡集团范围内的优质配售电资产,并在“长江大保护”发展战略形成良好的业务合作,促进产业链延伸。

作为搅局者,三峡水利重组方案及三峡集团后续一系列动作,无不折射出雷鸣山意图打破垄断、建设独立电网的雄心。

事实上,在三峡水利重组事项上会通过的第二天,三峡集团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就签署清洁能源战略合作协议,签约项目总值达1212亿元,包括4个清洁能源合作项目。

其中,投资大头是964亿元的乌兰察布市二期外送基地建设。

乌兰察布市隶属于蒙西电网,这意味着“三峡电网”已和地方电网携手合作,或要建设特高压电力外送通道。

分析认为,在来来5-10年,三峡集团力图将“三峡电网”打造成为国网、南网之外具有发、配、售一体化产业生态的“第三张网”、全国性的配售电龙头。

如果说「破局」注定会成为雷鸣山和三峡集团在中国电改中的标签,那么「长江大保护」则是他2019年「足迹」所到之处提及频次最高的关键词。

生态之翼

事实上,与陈敏尔的那次会谈内容,生态才是主基调。

“希望三峡集团立足自身优势,发挥应有作用,在生态保护、三峡后续工作、产业发展等领域深化与重庆的务实合作。”陈敏尔说。

5月22日,《中国三峡》杂志2020年第1期刊出三峡集团董事长雷鸣山和总经理王琳的共同署名文章:《使命与担当》,通篇未提及主营发电业务,重心在保护长江。

六天后,雷鸣山在京与来访的四川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罗文举行座谈,双方就金沙江下游大水电建设、推动共抓长江大保护工作、加快新能源业务发展等进行交流。

早在2005年8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12年后,“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

当雷鸣山还在水利部副部长任上时,2018年4月,习近平在长江纪实考察中,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提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同时,对于三峡集团,习近平指出“三峡集团要发挥好应有作用,积极参与长江经济带生态修复和环境保护建设”。

2018年7月,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关于推动三峡集团在长江经济带共抓长江大保护中发挥骨干主力作用的指导意见》。

《指导意见》要求三峡集团以城镇污水处理为切入点,构建政府主导、三峡牵头、社会资本广泛参与的大保护格局,探索城市水环境治理可持续、可复制、可推广的新模式、新机制。

一个月后,雷鸣山履新三峡集团。随后成立注册资本金为300亿元的长江生态环保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江环保集团”),作为三峡集团开展长江大保护工作的实施主体。

彼时,中国环保产业正处于艰难的寒冬时期。

2017年底,PPP市场却迎来了“史上最严令”,财政部办公厅印发“92号文”,要求各地在2018年3月底前完成对不符合规定的PPP项目的集中清理工作。

在此背景下,环保上市公司屡屡陷入债券违约事件,中国环保产业风声鹤唳,哀鸿遍野,半数上市公司利润增速为负,超过10家公司股价跌幅超过50%。

为推进长江大保护,三峡集团提出城镇水环境总体治理思路,先在长江中游率先推进“九江、岳阳、宜城、芜湖”四个试点城市。

示范经验将逐步拓展至重庆、上海崇明、武汉、长沙、南京等12个重点合作城市,再以省为单元,进一步全面向长江经济带范围纵深推进。

截至2019年10月,三峡集团共抓长江大保护已落地项目投资总额408亿元,上述四个试点城市先行先试工作全面展开,37个子项正抓紧建设。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20年5月,有 9个省(市)、几十个市县,多家基建、环保企业及金融机构与三峡集团签订了长江大保护框架协议。

借助此次契机,三峡集团在环保领域开启抄底模式。

据统计,2019年以来,三峡集团已先后买入12家上市公司及子公司股权,包括A股的纳川股份、兴蓉环境、洪城水业、武汉控股、国祯环保、福能股份、旺能环境、启迪环境核心水务子公司浦华水务、川投能源、广州发展、国投电力,以及H股的北控水务集团。从能够估算的金额来看,耗资已超过50亿元人民币。

2.webp.jpg

制图/婷婷

雷鸣山还为此搭建了“五大平台”——业务平台长江生态环保集团、筹资平台长江绿色发展投资基金、技术平台长江生态环境工程研究中心、合作平台长江生态环保产业联盟、支持平台长江生态环保专项资金。

不久前,在三峡集团发布的可持续报告中,这位央企大佬提出,三峡集团要更多地承担修复长江生态环境的任务,不断提高长江水环境质量,实现从“建设三峡、开发长江”向“管理三峡、保护长江”的治水新跨越。

2020年,对三峡集团“长江大保护”来说是关键之年。

根据国家发改委对三峡集团的进一步要求,到2020年,三峡集团应规划投入长江大保护项目规模300-500亿元、带动社会资金3000-5000亿元。

截至目前,三峡集团开工建设长江大保护项目约100个,推动长江大保护业务布局沿江11省市全覆盖,全力构建长江大保护共抓格局,今年底累计投资将超1000亿元。

凭借政策窗口期和雄厚的资本运作能力,雷鸣山为三峡集团打造的生态之翼羽翼逐渐丰满。但对清洁能源这一翼而言,三峡集团面临着更多挑战。

新能源之翼

除了长江流域,雷鸣山还涉足青海、宁夏、内蒙古、西藏、福建、广东等新能源资源富集省份。

事实上,长期以来,除了水电之外,三峡集团一直在寻找新的方向和增长空间。

2014年,时任董事长卢纯提出将三峡集团打造成包含“风光三峡”在内的新型现代化、国际化的企业。

2015年9月,三峡集团与福建能源集团共同出资设立海峡发电公司,承担福清兴化湾、莆田平海湾、长乐外海、漳州六鳌等海上风电项目开发建设。

自此,三峡集团开始积极开发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业务,将新能源业务作为集团第二主业进行打造。

但三峡集团在新能源领域布局较晚,直到2016年,其风电累计装机量仍未挤进中国前十。

2016年11月,国家能源局发布《风电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要重点推动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省的海上风电建设。这让卢纯看到弯道超车的可能。

随后,卢纯开启了以副部级身份亲自拜访各省主要领导的先河。此举在讲究级别对等的中国特有体制中成效显著。

借此,三峡集团先后与福建、山东、江苏、广东等省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掀起风电“新圈地运动”。

此后,海上风电成为三峡集团继水电之后的第二主业。

雷鸣山到任后继续施行“合纵连横”策略,亲自拜访各省领导,持续推动新能源业务。

2018年11月19日,雷鸣山前往福建,拜会福建省委书记于伟国、省长唐登杰,双方就进一步加强务实合作,加快推进福建海上风电建设等进行深入交流。

次年2月,三峡掌门人又赶赴广东,拜会广东省省长马兴瑞,双方就海上风电开发建设、电力市场改革等领域的务实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按照“立足福建、辐射两端、布局全国”的开发原则,三峡集团在北起辽宁大连庄河、南到广东阳江沿海近18000公里海岸线上,形成“十三五”海上风电布局,“投资59亿进军浙江”、“投资180亿元进军山东”等新闻不时涌现。

截至2019年10月,三峡集团国内新能源业务覆盖31个省、市、自治区,投产和在建装机规模突破1100万千瓦。

其中,海上风电投产、在建和拟建项目达到897万千瓦,储备优质海上风电资源超过920万千瓦。

今年2月,三峡集团在京通过视频会形式发出开工动员令,雷鸣山宣布在广东、江苏等地开工建设25个新能源项目,总装机规模392万千瓦,总投资580亿元。

除了风电,雷鸣山将光伏的视线聚焦在西北地区。去年8-9月,他密集拜会了青海、宁夏、西藏等省市自治区政府领导,旨在推进三峡集团的光伏业务。

截至2019年底,三峡集团总装机规模达1.31亿千瓦,年发电量2894.7亿千瓦时,资产总额达8356亿元,营业收入985亿元,连续12年在国务院国资委年度业绩考核中获评A级企业。

2019年,三峡集团新增新能源装机突破200万千瓦,发电量突破180亿千瓦时,均创历史新高。

在“两翼齐飞”助力下,雷鸣山上个月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三峡集团2020年一季度实现净利润90亿元,同比增加4.5%。

相关阅读:钱智民的局:裂变、纵横与崛起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2.85GW光伏电站EPC 1.9GW组件开标价格参考

2.85GW光伏电站EPC 1.9GW组件开标价格参考

本文统计了9月至今日发布的共计2.85GW光伏电站EPC以及1.9GW组件开标信息。其中,EPC项目业主单位以国企/央企为主,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在竞价及平价项目中,国有企业已经成为绝对的主力。具体来说,中广核603MW、广州发展410MW、中节能345MW、晋能集团220MW,中民投200MW、湖北能源集团190MW、华能180MW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关闭

关闭

本周热门关键词:

Email订阅最新光伏资讯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