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当前位置:

实名举报德州市委书记之前 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是行业教父?斗士?还是“疯子”?

光伏系统工程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作者:周夫荣  2018/2/24 13:24:14  我要投稿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 在黄鸣的心中,做一个低排环保的社区空间一直是个梦,而此番之后,他似乎变成了一个地产商,并被这块地施了魔咒一般,一直未能脱身。

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摄影/邓攀

黄鸣,这位有着“中国太阳能教父之”称的明星企业家正在被现实逼迫着远离梦想。八年前的2010年,黄鸣在舆论场中的形象似乎开始变化,从行业教父,变身为一个斗士,甚至“疯子”。

近日,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实名举报山东德州市委书记一事引发关注。德州市政府2月19日晚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2月14日、18日,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分别与黄鸣董事长见面、沟通,认真听取了意见。

作为太阳能热水器的拓荒者和启蒙者,黄鸣曾公开表示太阳能领域大有可为。10年前,99%的中国人不知太阳能为何物的背景下,黄鸣以太阳能科普为己任,带领企业开展科普,启蒙了中国太阳能市场,催生了一个富有强劲竞争力和巨大潜力的太阳能产业,并在2009年,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呼吁,将太阳能热水器纳入“家电下乡”之列。

其实,在业内人士看来,国内热水器企业一直都不太被资本市场看好。与光伏企业相比,太阳能热水器规模小,生产分散,中小企业占据多数,对地方财政贡献度不高,因此很难得到政府支持,更难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皇明集团曾经是个例外,令人艳羡地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 而今,又是政府关系让黄鸣再次“失控”。

2010年初,国际太阳能学会一纸任命书,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鸣连任国际太阳能学会副主席。此前,在黄鸣的推动下,国际太阳能学会将全球首个顶级太阳能科研机构——国际太阳能技术科学院设在中国太阳谷。当地政府也规划了新能源基地近十平方公里的新城,将容纳几十万人居住。

德州,几乎有他所需的所有资源优势:皇明公司总部所在,广泛的人脉以及相对低廉的土地成本。在德州这种三线城市,像蔚来城这样的项目很少。这个占地200亩,完全贯穿了他的太阳能与建筑一体化设计理念,被看成是一个样板。黄鸣所使用的这块地,曾在2006年多次流拍。他正是在当时出手,以最高竞价摘得。

太阳谷是黄鸣的“理想国”,耗资十分巨大。尽管高盛、鼎晖曾向皇明股份投资近1亿美元,黄鸣手里的现金仍不充裕。建太阳谷要13亿,之前的基础建设更是代价不菲。为缓燃眉之急,黄鸣拆东墙补西墙,动用了股份公司的3亿多元,由此埋下了皇明第三次IPO折戟的隐患。

在黄鸣的心中,做一个低排环保的社区空间一直是个梦,而此番之后,他似乎变成了一个地产商,并被这块地施了魔咒一般,一直未能脱身。客观上,太阳能热水器行业发展的整体失控也让黄鸣难以转身,而深度涉入地产,在黄鸣和皇明公司看来又似乎是个伪命题。

从“太阳谷主”到“蔚来城主”,黄鸣对于梦想的坚持一直与现实的残酷同行,无休止地纠缠着。然而,太阳城和土地的投资又对其资金链构成巨大压力。

这是一场豪赌,还是一次飞跃?2012年,皇明集团曾因IPO失利、低价圈地、经营困难,与落马的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是“儿女亲家”等,陷入了巨大的舆论漩涡,黄鸣也曾召开发布会,怒怼对手、舆论,不惜“发疯”。

以下是来自《中国企业家》杂志2012年第17期的文章《疯者黄鸣》:

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摄影/邓攀

摘要:“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究竟是黄鸣太超前,还是市场太残酷?陷入重重舆论风波的黄鸣开始了“疯狂”反击,他并不介意别人说他“疯了”。

“这个行业太黑,媒体太烂,有的人给钱就干,也不问真假、不问是非、不问好坏。”8月16日,当着本刊记者的面,皇明太阳能集团(以下简称皇明)董事长黄鸣一面怒吼,一边重重地拍了下桌子。

这不是他第一次在媒体面前失控。7月20日和8月10日,这位“太阳能教父”连续两次召开新闻发布会,以疯狂的姿态、夸张的语言回应外界传闻,指责“同行泼脏水、搞恐怖主义”,“我恨死这个狗娘养的行业了。”他甚至爆出粗口,并不顾身份当场飙泪。

引发他如此剧烈反应的是一连串负面消息,IPO失利、低价圈地、经营困难,与落马的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是“儿女亲家”等,让皇明陷入了巨大的舆论漩涡。

1990年代以来,皇明一直引领着太阳能行业的发展。依靠“信仰营销”和四处演说,黄鸣树立了在太阳能行业的导师与“教父”地位,但突然而至的质疑让这一切褪色。

与愤怒相映照的,是皇明日益受到挑战的行业地位。皇明一直坚持在城市走高端路线,即使失去农村大片市场份额也在所不惜。2010年,它将市场第一的宝座拱手让出。2012年,又在上市赛跑中惜败对手。

黄鸣还诞生出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并一意孤行投资几十亿元建造了乌托邦之城—太阳谷。但这些非商业化的决策,也让皇明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一度濒临破产。面对外界的最新质疑,黄鸣开始激烈反击,“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干嘛不伸头啊?我不想当缩头乌龟了。”他告诉《中国企业家》自己发疯的由来。

他形容自己是一个悲情英雄,一手培育和引导了这个行业,而许多忽视安全的不良企业却攫取了果实。黄鸣告诉《中国企业家》,在应对舆论质疑过程中,他的“愤怒和委屈”逐渐消失,反而在与市场、媒体的斗争中越发兴奋,“我有招了。”他说。

“新闻发布会我该怎么表现,甚至流泪那都是事先设计好的。”他表示,那是一场演出,却不是假的,那一刻确实流泪了。化身“悲情英雄”回应质疑后,黄鸣迅速调转枪头,将目标对准同行,怒揭太阳能行业潜规则。

身处风暴中心,黄鸣的得意之情却溢于言表。他告诉《中国企业家》:“现在我成了焦点,成海葵中心了我在这些事件上只是简单解释了几句,一下子就把他(对手)归类到买凶杀企上了。然后,借着机会我就翻到标准上,翻到安全上。”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2.85GW光伏电站EPC 1.9GW组件开标价格参考

2.85GW光伏电站EPC 1.9GW组件开标价格参考

本文统计了9月至今日发布的共计2.85GW光伏电站EPC以及1.9GW组件开标信息。其中,EPC项目业主单位以国企/央企为主,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在竞价及平价项目中,国有企业已经成为绝对的主力。具体来说,中广核603MW、广州发展410MW、中节能345MW、晋能集团220MW,中民投200MW、湖北能源集团190MW、华能180MW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关闭

关闭

本周热门关键词:

Email订阅最新光伏资讯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