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当前位置:

50亿美元出售化工+高调进军光伏产业 BP在下怎样的一盘大旗?

光伏系统工程  来源:扑克投资家  作者:章舟  2020/7/20 8:53:00  我要投稿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今年以来的疫情,对油气行业的打击早已无需多言。不光一大批企业熬不过冬天纷纷倒下,就连拥有几十上百年历史的油气巨头,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困境,也不得不出售自家产业,断臂求生。

(来源:微信公众号“扑克投资家”作者:章舟)

这次,轮到石油工业界的“大哥大”——英国石油公司(BP)了:就在上个月底,BP和英力士签署了协议:前者同意将其全球化工业务以50亿美元的总价格出售给后者,而在此次出售的业务中,主要集中于芳烃和乙酰两大领域,拥有位于亚洲、欧洲和美国的共计14家生产工厂的权益,2019年共计生产970万吨化工产品。

05e3-iwpcxks4448667.png

【图】此次交易的项目一览表(图片来源:能源杂志)

事实上这次交易的双方——BP和英力士也算是老相识了:早在2005年,英力士就以90亿美元收购了BP的子公司Innovene,(主要业务包括彼时BP的大部分化工厂和两家炼厂,而此次50亿美元的交易,也标志着BP完全告别化工业务,甚至比原计划早了整整一年!

这并不是BP今年以来第一次引发市场的关注:就在6月初,BP高调对外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万人(相当于所有员工的1/7),结合此次50亿美元剥离化工业务,很难让人不作出猜测——连BP也“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

看看今年一季度BP的业绩和去年对比,就知道这家巨头的日子确实不好过:受疫情冲击及油价暴跌等多重影响,BP第一季度净亏损约43.65亿美元,2019年第一季度则为盈利29.34亿美元,同比下降249%。

f5b9-iwpcxks4448668.png

【图】2020年第一季度,BP业绩全面滑坡(图片来源:能源杂志)

当然,作为一家“百年老店”,这点损失相信还不至于让BP伤筋动骨,不过“居安思危” ,面对着一系列内忧外患,近年来的BP,已经走在转型路上。正如其野心勃勃的目标一样——到2050年,完全转换成一家“净零”公司,彻底与碳排放说再见!

那么BP能熬过这个油气行业的寒冬,在通向目标的道路上更进一步么?而BP的转型,对于同样深受低油价和疫情影响的其他油气巨头又有何启示呢?让我们先回顾BP的发展史。

BP发展史,合并造就的巨头

对全球原油工业了解的人,对“七姐妹”都不会陌生,而BP,便是七姐妹中的一朵:

微信图片_20200720084713.jpg

【图】石油“七姐妹”,个个都有不一般的故事(图片来源:网络)

而BP的注解,是“Anglo-Persian Company”,直译便是“盎格鲁-波斯公司”,而这,不但反映了企业曾经的历史,也反映了一段波澜壮阔的原油往事。

1. 二战前,几经合并,成为全球原油巨头之一

BP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08年:英国人William Knox D'Arcy获得伊朗国王批准,开始商业性地开发他在1901年于波斯湾发现的石油资源。1909年4月14日,新组建的“英国-波斯石油公司”(Anglo-Persian Oil Company,APOC)投入此项开发,这就是BP的前身。

波斯石油的批量生产在1913年阿巴丹的一所炼油厂开始,该炼油厂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炼油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的1913年,英波石油公司与海军大臣温斯顿·丘吉尔展开商讨。为了换取船只的石油供应,丘吉尔向英波石油公司注资,获得英波石油公司的控股权,英国政府成为了企业背后的实际控制者。

1931年,该公司购并了当时与其合作从事行销的壳牌公司,改组出一家“壳牌麦克斯英国石油公司”(Shell-Mex and BP Ltd),但负责在伊朗(当时仍称波斯)的业务的仍是APOC。壳牌公司在1975年与英国石油分家。

出于对帝国主义不满情绪的高涨,伊朗曾在1932年战时撤回对APOC的特许,经过一年谈判,双方协议给予伊朗更多股份和收益,该公司在湾区的业务才恢复。1936年波斯改称伊朗,该公司亦改称“英国-伊朗石油公司”("Anglo-Iranian Oil Company",AIOC)——当时伊朗的原油产量居全球第五位,位于美国、英国、苏联和委内瑞拉等国之后。

2. 二战后,和全球政治交织

改名后的公司,继续在伊朗作业。阿巴丹在1950年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炼油厂。英伊石油公司的四分之三石油供应都是来自伊朗的油田,公司已全面控制了伊朗的原油。

到1951年,伊朗支持国有化英伊石油公司的呼声越来越高涨,主要不满在于伊朗的石油收益低微:英伊石油公司在1947年的税后盈利达4000万英镑,伊朗仅能分得700万英镑。1951年3月,伊朗议会表决国有化英伊石油公司及其控股公司,在英国的施压下,外国不敢承接伊朗出产的石油,阿巴丹炼油厂被关闭。英伊石油公司撤出伊朗,并增加波斯湾地区的石油产量。

1953年8月在美国中情局协助下, “英国-伊朗石油公司”重回海湾,以40%外资股权方式在伊朗恢复业务,并正式改称“英国石油公司”(British Petroleum),开启了BP的新纪元。

50年代前后,中东石油工业大发展,逐步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产油地区。中东油田的储量大、埋藏深度浅、开采成本低且单井产量高: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平均单井日产量仅为12桶,委内瑞拉相对较高,平均单井日产量能达到225桶,而中东平均单井日产量高达5000桶。

5663-iwpcxks4448680.png

【图】上世纪60年代后,中东原油产量开始崛起(图片来源:光大证券)

为了应对中东原油的崛起,1960年代起,英国石油公司开始关注美国阿拉斯加和欧洲北海的油源开发。这一新创举在1970年代实现量产,使英国石油公司能抗击后来发生的两次石油危机。为拓展美国业务,1970年代又购并了美国“俄亥俄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of Ohio)。

但企业在“发祥地”伊朗,此时却遇到“后院起火”的困境:1971年开始,在中东国家石油公司的股权已部分或全部被当地政府收归国有,1979年伊朗发生革命,英国石油在伊朗的霸权地位宣告结束。

英国政府从1979年到1987年分批将其持有的所有BP的资产出售,1987年,英国石油为并购布里特奥尔石油公司进行谈判,并保留俄亥俄标准石油的公开交易的股份。此后,在经历了三次大的并购案(阿莫科、阿科和嘉实多)后,BP这个庞然大物正式进入了21世纪。

3. 21世纪,全球交叉持股

进入本世纪,BP的股权更为复杂:2003年,BP和三个俄罗斯亿万富翁分别拥有TNK-BP的一半股份。TNK-BP占BP全球原油储备的1/5,产量的1/4,差不多1/10的利润。

2004年4月,BP曾经一度计划将大部分石化产业整合成名为“亿诺”的实体,为打包上市做准备,但正如上文所言,次年9月“亿诺”被90亿美元打包出售给英力士,放弃了上市计划。

此后经历一系列的变革,到了2012年,BP和Rosneft(俄油)经过股权和现金交易,使得BP在俄油的持股比例增至19.75%。

下面的这张图表,清晰展示了BP从初生婴儿,一路披荆斩棘,最终成长为能源业霸主的全过程,其中细节在此不一一介绍了。

不过没有企业的发展一帆风顺——特别是处在争议中的大宗企业,总会经历一两次的“至暗时刻”。而2010年的墨西哥湾漏油事件,不仅使得BP付出沉重代价,更是一的度动摇了英国“国本”——养老金制度!

4. 墨西哥湾漏油,对BP 影响深远

2010年4月20日, BP租用的名为深水地平线(Deepwater Horizon)的深海钻油平台发生井喷并爆炸,导致漏油事故。意外导致了11名工作人员死亡及17人受伤,并导致严重的原油泄漏——每天平均有1.2万到10万桶原油从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下方的一口井涌入墨西哥湾。

据估计,这场事故泄露出的原油总量可能到达500万桶。导致至少2,500平方公里的海水被石油覆盖着。这起事故也在2016年被改编成电影《怒火地平线》。

2012年11月,英国石油公司与美国达成和解,接受12.56亿美元刑事罚款,另外提供23.94亿美元支付给野生动物基金会用于环境补救行动及3.5亿美元提供美国国家科学院。此外在未来三年向美国证交会支付5.25亿美元。

2015年10月6日,美国司法部宣布英国石油将以208亿美元代价与美国政府和解,刷新了美国单一个案和解金额的新记录。据2016年统计,这场灾难为BP 带来的支出高达616亿美元。

而在漏油事故发生的当年,BP甚至考虑暂停向股东分红,差点创下过去18年来首次先例——BP每年分红超过70亿英镑(101亿美元)。英国和美国投资者各占据BP大约40%的股份。英国几乎每一支养老金基金都持有BP股份,这些基金每年所获红利的六分之一来源于此。

为了支付巨额赔偿费用, BP出售了超过500亿美元的资产,年市值缩水逾700亿美元,评级由AAA级降至BBB级,连降6级,完全是“一夜回到解放前”的典型。

巨额赔偿之所以没有摧垮BP,完全是由于它“家大业大”。下面我们就来梳理一下,BP覆盖全球的油气产业布局。

BP的产业布局:传统油气和新能源齐头并进

BP的业务大体而言,可以分为两大块:一部分是传统的油气业务,另一部分则是方兴未艾的新能源业务。此外,还有一系列第三产业。

ed45-iwpcxks4448679.png

【图】BP的产业布局(图片来源:西南证券)

传统业务主营石油及天然气的勘探、开采、炼化、销售等业务,分为上游业务和下游业务两个大的板块:

上游业务包括石油及天然气的勘探、开采、运输、存储及处理;

下游业务包括炼油及石化产品的生产、运输、销售。

截至2019年,企业已经探明储量193.41亿桶油当量,日产桶油当量380万桶,日均炼油量170万桶,在全球拥有约18000个零售站点。

作为一家油气企业,近年来,BP的利润也随着油价波动而起伏,不过好在企业的现金流一直稳步增长:

2763-iwpcxks4448689.png

【图】2015-2019年BP的净利润(绿色)和现金流(绿色)(图片来源:BP 2019年报)

在深耕油气产业的同事,BP也在着力可再生能源。

BP 的可再生能源业务,其中包括在美国的风电业务和在巴西的生物燃料业务,已经是石油和天然气同行业公司中运营规模最大的可再生能源业务。同时,BP 正在进一步优化和提高效率,以实现增量增长。

在风电领域,风电是BP 规模最大的可再生能源业务之一,并且在2013 年之前一直迅速扩张。截止2016 年,BP 在美国七个州经营了14 个风电场,分布于从夏威夷毛伊岛到宾夕法尼亚州东北部的绿色丘陵地带。总装机量约为2259 兆瓦,足以为一个费城大小的城市的所有家庭供电,另外BP 还正在升级现有的部分涡轮机来提高发电效率。

在生物燃料方面,自2008 年起,BP 开始在巴西生产生物燃料,目前全资拥有三个乙醇生产厂,2014 年完成了对热带厂(Tropical plant)项目的扩建,使其生产能力翻了一番,并将三家工厂的甘蔗处理能力提高到每年1000 万吨。

同样在2019年底,BP已与农业公司邦吉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甘蔗生产生物燃料。在巴西5个州拥有11个生物燃料工厂,员工超过1万人。这家合资企业每年可以生产逾15亿升乙醇,为巴西提供1200GWh的电力。

众所周知“一流企业定标准”,BP在行业内的威望,靠的不仅仅是具体的产品,还有每年的一系列报告。其中奠定霸主地位的《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和《BP世界能源展望》,以及两年出版一次的《BP世界技术展望》,都是全球能化行业必备的“案头书”。

7844-iwpcxks4448690.png

【图】2019年版的BP世界能源展望内容

6059-iwpcxks4448702.png

【图】2019年版的BP世界技术展望内容

“时代潮流,浩浩荡荡”,BP之所以大力转型新能源,新技术,一方面是由于看到了发展趋势的不可阻挡,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主客观原因,使得企业的发展遭遇了“瓶颈”,不得不加快转型的步伐。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2.85GW光伏电站EPC 1.9GW组件开标价格参考

2.85GW光伏电站EPC 1.9GW组件开标价格参考

本文统计了9月至今日发布的共计2.85GW光伏电站EPC以及1.9GW组件开标信息。其中,EPC项目业主单位以国企/央企为主,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在竞价及平价项目中,国有企业已经成为绝对的主力。具体来说,中广核603MW、广州发展410MW、中节能345MW、晋能集团220MW,中民投200MW、湖北能源集团190MW、华能180MW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关闭

关闭

本周热门关键词:

Email订阅最新光伏资讯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