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当前位置:

曹仁贤:成事有余

光伏逆变器  来源:索比光伏网    2020/2/13 14:57:33  我要投稿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在阳光电源成为全行业首个出货量超100GW的光伏企业后,自“531”后一直低调主抓研发工作的董事长曹仁贤短暂地重回聚光灯下。

“我有点激动。”

作为教授博导,他对光伏技术向来信手拈来,侃侃而谈;作为人大代表,他每年都为清洁能源递交多个提案;作为行业意见领袖,多次就“所谓的清洁火电”、“光伏补贴”等问题硬怼主管部门;但作为企业家这个本职工作,对自己23年的奋斗和全光伏行业第一的成就,却欲说还休,汇成不过一句“有点激动”。

创业初期的窘迫,国外同行的冷眼;发展壮大后强大的对手和众多挑战者,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的光伏产业;成为行业领军企业后穿越无人之境的孤独和抉择。这一切,让他23年来,一刻不曾或许也不敢放松。

2020年2月14日,原本数百位光伏人会齐聚合肥,见证阳光电源与光伏一年又一年的“情人节”。但由于今年非典疫情,许多活动取消或延期i,阳光电源却执着的选择了线上会议的模式,继续“爱光伏一生一世”。

阳光电源曾征集外界对其的印象标签,得到的结论是“技术实力派”,但这并不足以完全概括阳光电源的特质。

专业之上,还有创新的惊喜,以及超出预期的价值。

这种能力,应该叫“成事有余”。

超越期望

阳光电源的故事,自西藏始,以在全球60多个国家的100GW项目为新的节点。23年间,阳光电源建立了20多个海外分公司,53个服务网点,在美国、巴西、澳洲、越南、印度等多个市场均取得不俗业绩。

无论是23年前看到曹仁贤论文,一开始只是想做技术咨询却成了阳光电源第一个客户的南疆铁路技术人员;携手走过漫长光伏岁月的业内老友;还是一开始只是购买阳光电源逆变器,后面却交由其做整体电站技术的三峡新能源等客户。打动他们的,都是这种“成事有余”的特质。他们发现,除了成事之外,阳光电源还可以走得更多,走得更远。

2019年8月,在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发布的可融资性调查报告中,阳光电源获得受访者100%的认可,这不仅意味着阳光电源的产品品质受到全球认可,采用阳光电源逆变器的电站项目也会更容易获得金融机构的贷款和融资。

曹仁贤经历了行业野蛮生长和诸多震荡,也坦承常面临煎熬与抉择压力,但一路走来,阳光电源仍然是唯一一个多年来实现持续盈利的光伏企业。随着全球500强企业西门子,ABB,施耐德,GE,纷纷退出逆变器业务,阳光电源一直在坚守。

做了23年的好逆变器之后,现在阳光电源正在帮客户做出不仅“活在当下”,更能适应未来复杂环境的好电站 。相对于大多数逆变器厂商,阳光电源不仅在逆变器性能和质量方面双双领先,且更加关注“系统技术优化”和“电网友好性”两个维度,是目前唯一两者兼而有之的逆变器厂商。

不同于组件环节效率仍然有很大提升空间,在阳光电源于业内率先实现全系99%转换效率后,逆变器产业的技术发展方向已向外延:搭载更多功能,承担更多职能。

曹仁贤在阳光电源内部提出核心价值观:“忠于客户、追求卓越、超越期望”,就个人理解是层层递进的关系,从客户诉求和利益出发,把最好的变得更好,如果没有,就去创造。这就是成事有余,靠谱人生的顶级配置。

他们坚持推行一些正确的事情,即使有时候对他们本身来说并不一定有利。这家有着跟自己较劲传统的逆变器厂商,为了让电站做到成本更低,许多设计都是为了降低客户购买其产品的成本。如其一直力推的超配技术,客户就可以少购买20%甚至30%的逆变器……

当“531”给户用光伏市场带来剧烈震荡,准备大干一场,提前囤货的经销商欲哭无泪,这时却是原来在户用市场相对低调的阳光电源站出来,给经销商了一个不期而至的大“惊喜”:阳光电源承担了所有损失,成为唯一一个给全部经销商退款的光伏厂商。由于个别经销商退款流程走得稍晚了些,事业部领导还被曹仁贤点名批评。

这种以客户价值为导向的企业文化和日益深厚的技术积淀,也让阳光电源的技术在逐步的突破逆变器的局限,实现光伏技术的矩阵化,成为一个技术输出型而非单纯产品输出型的企业。

百GW的大数据下的观复

“万物并作,吾以观复”——老子在《道德经》中指出:世间万物只有静下心来一遍一遍反复仔细观察,才能认清它的本质。

这或许是世界上第一次出现“大数据”的概念。

技术从电站来,回电站去。随着研究的深入,阳光电源在思考如何能够将中国光伏电站做到与国外一样的88%而不是现在的83%;如何用专业化的运维让光伏电站实现逆生长;如何避免BOT和EPC环节过分降低BOS成本而使业主的LCOE成本后移。

光伏进入“大制造”时代后,单纯在自身技术领域做到极致已经没办法满足日新月异的新需求。当逆变器效率超过99.5%臻于接近极限,逆变功能本身在逆变器中的占比越来越小,产业数据化与精细化设计与管理趋势越来越明显时,这种社会化大分工下,单纯的“匠人”没办法组织完成更高的目标。

“匠人”们需要向着“奴徒工匠师”的下一个阶段迈进。时代在呼唤大师。

100GW的制造经验,多场景考验,与所有种类品牌的光伏产品并肩“战斗”了22年 之后,阳光电源开始把积累的一点一滴,1600余项专利,通过1000余项严苛检测的制造工艺,揉开掰碎,分类蒐集,进行“观复”。

这也是一项系统级的工程,为此阳光电源和国际一流的新南威尔士大学结成战略伙伴,成为其定向人才输出基地;建立了一流的检测中心,获得 UL, CSA, TÜV 和CNAS 等国际一流权威机构认可;2018年7月,印度工厂投产,提高全球交付能力,实现的生产国际化……

今年3月,阳光电源推出了性能怪兽,目前最大功率的组串式逆变器SG225HX,不仅代表着逆变器行业的最强科技,还兼具电网友好、支撑双面组件、智能运维等多个功能,将光储技术延展到电站全领域。

这些,已经在逆变器的“逆变”功能之上,走了很远。

笔者曾经和各家光伏逆变器企业都讨论过一个问题:当逆变功能只占一小部分时,装到电站的到底是个什么设备?

而反过来看这个问题,阳光电源产品上述的功能如果不搭载到逆变器上,又应该放在哪里?如果逆变器企业不去研发这些技术,又由哪个环节来完成?

这种从逆变器扩展到光伏全领域技术的“观复”,也让阳光电源成为了一个内生型企业。以100GW的逆变器产业为基石,阳光电源衍生出了储能、浮体、电站设计以及综合了多项技术的运维解决方案。

这种从全局角度出发的设计,不仅更有助于投资者获得最优电价,并且对未来电网可能出现的调整,留出了接口。

三峡新能源率先认识到了阳光电源的这种特质,2018年与其在青海格尔木共同打造了超低的“0.31元/度 ”的100MW平价电站,并在该项目大获成功后,将约一半的EPC业务都交给了阳光电源。

逆变器研发的22年中,除了机器本身之外,还衍生了太多的技术,现在,到了收获的季节了。电站业务,是阳光电源,也是曹仁贤向行业“传道”的新窗口。

技以载道,没有什么比实例是更好的证明了。

我来演示给你看。

原标题:曹仁贤:成事有余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2.85GW光伏电站EPC 1.9GW组件开标价格参考

2.85GW光伏电站EPC 1.9GW组件开标价格参考

本文统计了9月至今日发布的共计2.85GW光伏电站EPC以及1.9GW组件开标信息。其中,EPC项目业主单位以国企/央企为主,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在竞价及平价项目中,国有企业已经成为绝对的主力。具体来说,中广核603MW、广州发展410MW、中节能345MW、晋能集团220MW,中民投200MW、湖北能源集团190MW、华能180MW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关闭

关闭

本周热门关键词:

Email订阅最新光伏资讯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