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 > 正文

中国多晶硅产业滑入生死边缘 盲目上马苦果显现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  来源:央视网    2012/4/10 10:12:31  我要投稿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被称为“微电子大厦基石”的多晶硅产业遭遇寒流一夜入冬,滑入生死边缘:80%的企业停产,涉及过员工余万名。四川是中国多晶硅产能最集中的地区,素有中国多晶硅业的“硅谷”之称。然而,在这次寒流中同样遭遇大面积停产的尴尬:十余家多晶硅生产商目前仅余2家维持生产,其余全部停产。

走下136级的水泥阶梯,从半山腰的办公区去山下的生产区做安全巡视,易华兵一天要往返三趟,风雨无阻。29岁的易华兵,峨眉半导体材料有限公司乐山分公司的总经理。峨嵋半导体,曾是中国多晶硅产业奠基者之一。这家位于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西坝镇的多晶硅生产厂家,在这次波及全国的多晶硅“停产潮”寒流袭来时也未能幸免。昔日机器轰鸣的厂区,取而代之的是寂寥的鸟鸣声。

2011年的全球多晶硅业像是过山车:上半年多晶硅主流价格在90美元每公斤上下浮动,而随着欧债危机的影响,欧洲各国纷纷减少对太阳能的补贴,11月份多晶硅价格已跌破30美元每公斤。目前全球光伏行业低迷,国内多晶硅企业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在苦苦支撑一个月后,峨眉山半导体乐山分公司开始停产,无奈进行“技术升级改造”。

开始在“寒冬”中煎熬的并非峨半一家,而是整个中国光伏产业。位于四川雅安市工业园的雅安永旺硅业有限公司,是四川多晶硅群中产能最小的企业,也在2011年11月1日宣布停产。这个占地一百亩的工厂,始建于2008年投资5个多亿,曾经年盈利3000-5000万元。现在,雅安永旺不但每月损失400万的收益,还要每月为人员工资、贷款利息、管理和维护等费用投入近800万元。

据中国有色金属协会最新数据显示:自2011年下半年以来,中国多晶硅产业出现严重的库存积压,已投产的43家多晶硅企业仅剩8家企业尚在开工,停产率已高达80%。四川是国内多晶硅生产最为集中的区域,在川十余家多晶硅企业,在工信部公示首批通过行业准入审查的20家多晶硅企业名单里,四川就占有6家。目前仅剩四川永祥多和四川瑞能维持生产。峨半乐山分公司是入围企业之一,它的停产将影响430名工人的就业。

记者:目前我们四百工人做什么样的安排呢?

峨眉半导体材料有限公司乐山分公司总经理易华兵:我们现在对我们的职工是进行,就是根据他们所从事的一些工作进行一些特别的安排。对我们生产我们一线生产工人,我们采用了轮流休息和轮流值班的这样一个方法来进行解决。所以我们目前就是说整个来看呢,我们(坚持在岗)人数大概在我们的50%。

娥眉半导体是个集科研和生产为一体的企业,拥有47年的多晶硅生产历史。目前,其多晶硅年产能达到2200吨。这个企业经历过70年代中国多晶硅业的寒冬,也经历过前几年“拥硅为王”的辉煌。乐山分公司的停产,震动了整个中国光伏业。

记者:在最辉煌的时候,有没有比较有意思的细节,印象比较深刻的?

易华兵:我记得最有意思的是,我们当时多晶硅因为好多都买不到了,我们就是在进行技改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地下面还有埋了一些多晶硅的这种块,然后就是但是它那个量比较少,当时我们是基本上是以克,就是用金子那种感觉一样,把它弄好以后,比如说把它成型以后,就是包装以后这种都可以卖。但是像那种的话,你卖你都基本上还是属于怎么说呢,就是还要在外面排队排号。

前几年紧俏的多晶硅产品,多会遭到下游太阳能光伏企业的哄抢,价格一度由原来的20美元每公斤飙升到了300美元/公斤。2008年3月,记者在河南洛阳中硅公司采访时,正是多晶硅价格最高的时候,那时下游客户如果没有关系,要想买到一公斤的多晶硅都不可能。

毕业于武汉科技大学的武思谨,当初正是看中了这个朝阳产业。在2008年来到了峨半乐山分公司,做了一名普通的技术人员。与他同时进厂的还有另外二百多位大学毕业生。

那时企业刚从08年的经济危机中复苏过来,他见证了企业“拥硅为王”时的辉煌。如今面对席卷全国的多晶硅停产潮,25岁的武思谨措不及防。只到现在,他依然难以适应闲下来的生活,每天只好闷在单身宿舍里百无聊赖地看着肥皂剧。过去企业红火时,武思谨月工资可以拿到4千块钱,过年回家他都可以攒上两万块钱给湖北老家的父母。他焦急的期盼着工厂开工,结束看“肥皂剧”的日子。但至于什么时候能恢复生产,武思谨一脸茫然。

一边是哀鸿遍野,80%企业已停产,诸如协成硅业即将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一边则是凯歌高奏,具成本优势的多晶硅企业则变得强者恒强,诸如保利协鑫蝉联年度光伏企业“最赚钱的公司”和永祥多晶硅生产线的满负荷生产。产能过剩?技术落后?还是国外倾销?为何光伏大佬们的业绩上会呈现出冰火两重天态势?

在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永祥路100号的四川永祥股份有限公司,却是一派忙碌的景象:厂区机器轰鸣,4000吨的多晶硅生产线满负荷生产。永祥股份有限公司称他们之所以坚持生产,是因为他们的“生产成本控制在相对较好的水平,且成本优于现有的市场价格”。

四川永祥多晶硅有限公司,是由通威集团控股的四川永祥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该厂始建于2007年,次年9月一期投运,2011年9月二期投运,目前已经形成了4000吨的规模,成为川内多晶硅产能最大的公司。永祥通过多年的技术创新,吸收西门子法工艺独创“永祥生产法”——多晶硅与化工联营的模式。多晶硅厂区与化工厂厂区靠近,节约了原材料、运输等成本,走循环经济之路。把多晶硅的技术水准、循环经济、以及成本优势体现出来。

同为四川的多晶硅企业,四川瑞能凭借母公司在光伏业上下游完整的产业链,而继续坚持生产。其多晶硅产品,被母公司浙江昱辉阳光能源全额采购。2011年保利协鑫在成本降低的同时,扩大生产规模——多晶硅产能达6.5万吨每年。公司全年净利润43亿港元,同比增长6.2%,蝉联年度光伏企业“最赚钱的公司”。多晶硅生产商冯德志认为,在成本为王的时代,以上公司在生产技术领域的提升从而加强了对生产成本的控制。

破产似乎成为一些多晶硅企业最终的归途。而浙江协成硅业,不幸成为多晶硅企业破产的第一例。协成硅业成立于2008年7月,目前具备300吨的多晶硅产能,并计划到2011年建成产能3300吨,这一宏图在2011年12月被迫终止。而尚德电力仍为亏损之首,全年亏损高达10亿美元。四川新光硅业总经理陈绍章认为,许多地方政府当初疯狂上马多晶硅项目,实际上是非常盲目的,当初没有考虑到技术因素和规模经营对成本的控制。

全国政协常委、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长期关注中国新能源领域的发展,被誉为“中国光伏新能源第一人”。他认为整个光伏产业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进入寒冬。由于欧债危机的波及,整个欧盟对推广和安装太阳能发电力度稍微有所减弱。再加上美国和中国市场相对启动的速度偏慢,市场表现供大与求,导致价格大下跌。

雅安永旺硅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赵明则认为,国内出现大量多晶硅企业倒闭潮,原因是国外同类企业的大量低价倾销。永旺的投资商同时在西部投资建设太阳能电站,有着比较完备的下游产业链。但为了节约成本,不得不购买国外供货商的低价多晶硅。

来自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1-12月份我国共进口多晶硅64613.86吨,同比上升36%,进口多晶硅占据国内需求的半壁江山。2011年底韩国OCI甚至标出了多晶硅料20美元每公斤的价格。赵明通过调取欧美日韩多晶硅上市企业的财报发现,他们目前的销售价格低于其生产成本。

目前包括美国瓦克、韩国OCI等大厂均低价向中国出售多晶硅。它们的报价都在22美元每公斤左右,而国内企业的成本多在35美元每公斤左右根本没有竞争力。刘汉元也认为,国外的企业存在着倾销行为,中国的晶硅生产技术与欧美等老牌厂家已经没有任何差距,而他们的管理成本明显高于中国同类企业。

刘汉元:有不少的公司,包括瓦克是上市公司。查查它的历史资料,事实上它的生产成本都在30美金左右。它们之所以以这种价格销售,第一面临市场的压力它要维持自己的分额,第二想把中国的这种企业扼杀在刚好初步形成的阶段。

在国外企业是否存在向中国市场倾销的问题,易华兵与四川的其他多晶硅生产商看法一致。但目前仅从企业报表上来判断对方倾销与否,证据尚不充足。他担心美国针对中国多晶硅产品“双反”调查的启动,期待政府相关部门能够启动对对方的涉嫌倾销的调查。

赵明经常会翻起书橱里的几本泛黄的图书,那是七十年代中国硅业鼎盛时出版的专业书籍。70年代,中国曾经有多达20多家多晶硅企业,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欧美国家发起的一轮多晶硅低价倾销中纷纷落马。只剩下四川峨眉739厂一家,维持每年仅几十吨的试验性生产。

为挽救国内摇摇欲坠的众多多晶硅企业,目前国内数家多晶硅厂正在酝酿新一轮的对美多晶硅企业提起“双反”诉讼。而大多数业内人士则认为,中国多晶硅企业只有通过不断地技术革新发展壮大自己,开拓国内光伏市场,摆脱只重外销的单条腿走路弊端,才是面临危局的多晶硅业走出泥潭的正途。

4个月过去了,厂区水泥路上长满了青苔,仓库贴上了封条。如今空荡荡的DSC中央控制室里,只有28台电脑显示屏在闪烁。易华兵,这位集团最年轻的高管,5年前当他踌躇满志的来到乐山分公司时,这个1500吨多晶硅的生产线,还是一派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而今面对企业停产,易华兵开始反思企业这几年所走过的路。易华兵认为,中国多晶硅企业在遭遇寒流时迅速摆脱困局,企业自身要专注于自身的技术研发和生产线的升级。但同时,需要国家政策和资金的扶持。

每月庞大的维护支出,压得永旺管理层喘不过气来。人员工资、贷款利息、管理和维护以及机器折旧费用。赵明担心的是,资本永远是逐利的,如果停产三五个月可以,如何是三年、两年,那么资本它可能投入方会转向其它。庞大的资金,也许将成为压垮众多中小多晶硅企业的最后的稻草。

赵明:那么永旺如果没有国家的一个产业政策和对西方国家的这一些进口的这一些控制,和一些调整,那么这个永旺也只有作为等,但是等作为化工这一块等不起,所谓的多晶硅企业都等不起,虽然说这个中国新的名词叫休眠状态,多晶硅处于休眠状态,它休眠不了的,因为化工所有的化工设备再加上我们化工装置的思路化硅的特性,它这个设备最多半年,超过一年左右再开车是没办法的,它已经腐蚀、锈蚀。

刘汉元认为,走出目前困局企业要重视开拓国内市场。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作为全国政协常委的他,再次提交了关于光伏产业发展的两份提案。建议细化上网电价政策,完善出台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管理办法等。刘汉元认为去年整个中国光伏应用,只占到了全世界份额当年装机量的10%,未来在开拓国内市场上还有很多的路要走。

刘汉元:全世界和全中国最大的市场都应该在中国,因此积极地维持外销,出口占领国际市场上这是一条腿,另外一条腿一定要做大做强,就是国内应用市场的产业户培育,对于企业来讲呢,就是说在这条腿上怎么样真正能够做实做强做大,对于国家产业政策上来讲,尽快形成国内的政策和这种导向,能够满足大家在国内发展的这种需求。

同时刘汉元也认为,对于多晶硅产业来说,其规模效应十分明显,大规模生产能够有效降低多晶硅的生产成本,并且能够更好地保证多晶硅的品质。国内的多晶硅行业需要一个彻底的整合,使得以前以投机为目的,同时没有呈现规模的企业退出市场。早在两年前,中国电子材料行业协会秘书长袁桐,就注意到了多晶硅生产领域的投机行为。他认为多晶硅也成了许多上市公司眼中的“唐僧肉”,只要上市公司染指多晶硅项目,就能凭借新能源概念受到市场热捧。一夜之间,谁“拥硅为王”,谁就能吸引到大量的投资进入。

作为多晶硅行业主管部门,2009年9月,中国电子材料行业协会曾对多晶硅行业过热行为进行过预警。经济技术管理部主任鲁瑾,给记者拿出了一份,他们呈报给中央有关领导的报告。报告通过详细数据指出了多晶硅业的盲目与过热。

近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初步裁定结果,针对中国光伏企业的临时性反补贴税为2.90%至4.73%。据了解国内4家主要多晶硅制造企业,已经联合十几家中小多晶硅企业,向中国商务部提交“双反”调查申请。3月18日,中国多晶硅行业技术创新联盟在上海召开紧急会议,商议对策。在更早的3月13日,工信部也曾召集数家多晶硅企业代表座谈。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会长赵家生:我总得认为,现在的数据拿的不完整,它的报账的低价的情况,我们怎么来分析,是倾销也好,或者怎么样,我们在做这方面的工作。现在我们国家的这种综合成本,一般在一公斤4050美元,国外厂商成本在30美元左右,这相对于国际市场供应价格,我们获利很难了。

在岷江江畔,机器轰鸣,吊塔林立。四川永祥股份有限公司的三期年产6000吨多晶硅的项目,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中。这个位于乐山市犍为县的工厂,在中国多晶硅业哀鸿遍野中逆势而上,并将于2012年9月建成投产。

根据海关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2月份多晶硅进口量为7615吨,同比上涨129.6%,环比上涨62.6%。1-2月份我国共进口多晶硅12296吨。多晶硅业的春天何时才能到来,峨眉半导体材料有限公司乐山分公司总经理易华兵也是一筹莫展。但易华兵同时也认为,公司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也需要停下脚步做个思考。

记者:这个一千五百吨有望什么时候开始复工生产?

易华兵:我觉得从目前来看,应该来讲我们有望还是在明年左右,明年年初。如果说一些相关的工作进展顺利的话,那我们也有望在年底进行这个恢复生产。因为你知道,我知道这个技术研发也是存在不确定性的,或者说我们的还有另外一方面,我们的市场也是存在一些不确定性的。

半小时观察:

中国多晶硅企业纷纷倒闭,国外的低价倾销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根源还在于国内的多晶硅企业大多停留在粗放生产、竞争力不高的阶段,再加上过度投资、产能过剩,在下游产业尚未完备的情况下,在短短3-5年之内走完了10年的历程,今后必然要为盲目上马痛苦埋单。近日,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组织召开多晶硅产业专题座谈会,分析产业困局和出路。我们一方面希望国家能尽快出台光伏产业的整体发展思路,另一方面也提醒企业通过不断地技术革新发展壮大自己,这样才是多晶硅产业走出泥潭的正途。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2.85GW光伏电站EPC 1.9GW组件开标价格参考

2.85GW光伏电站EPC 1.9GW组件开标价格参考

本文统计了9月至今日发布的共计2.85GW光伏电站EPC以及1.9GW组件开标信息。其中,EPC项目业主单位以国企/央企为主,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在竞价及平价项目中,国有企业已经成为绝对的主力。具体来说,中广核603MW、广州发展410MW、中节能345MW、晋能集团220MW,中民投200MW、湖北能源集团190MW、华能180MW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本周热门关键词:

Email订阅最新光伏资讯

订阅